论学生吸毒的原因之家庭的关系

学生吸毒行为方面,家庭类型对男女生均有明显影响,母亲文化程度、父亲职业的影响不十分明显,家庭完整性对学生吸毒行为有重要影响。

国外报道有关青年学生目前的毒品尝试率为4.0%-19.8%,且仍在增长,国内报道中学生毒品尝试率为1.0%-7.8%不等。香港青少年的吸毒问题越来越严重,并且正朝着低龄化、女性增多趋势发展。毒品沾染的影响因素很复杂。家庭因素起着一定作用。有责任心的家长,应从孩子懂事起,就让孩子认清毒品的危害性。家庭因素对青少年毒品沾染的影响是广泛的。本文通过大样本调查,从家庭类型、母亲文化程度、父亲职业这3个角度予以探讨。

学生吸毒

采用随机整群抽样方法,选择辽宁省的沈阳、鞍山、阜新、本溪、丹东、辽阳及盘锦共7个地级市的初中、高中、大学学生,其中,男生12096人,女生13155人,年龄13-22岁。

 

采用调查问卷,使用北京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设计的《中国青少年健康相关行为调查问卷》,分为初中、高中、大学3种不同问卷。毒品是指止咳药水(不因为咳嗽原因)、盐酸曲马多、吸入有机溶剂(如涂改液、打火机油等)、摇头丸、镇静剂(如蓝精灵等)、大麻、冰毒、鸦片、可卡因、海洛因(俗称白粉)。

 

家庭因素包括3个方面。家庭类型分成6类:核心家庭(由父母和子女组成的家庭)、大家庭(祖父母或外祖父母、父母和子女组成的家庭)、隔代家庭(祖父母或外祖父母与孙辈组成的家庭)、单亲家庭(仅有父亲或母亲与子女组成的家庭)、重组家庭(有继父或继母的家庭)、其他家庭(抚养人非直系血亲)。其中,前2个合称为稳定家庭,后4个合称为不稳定家庭。母亲受教育程度分小学及以下、初中、高中/技校/中专、大专、大学本科及以上5类。父亲职业分为领导等12类。

 

家庭因素对儿童自尊发展阶段起着主导作用。讨论家庭因素对毒品沾染的影响,首先需要关注“自尊”。较为普遍的看法是吸毒者具有被动、缺乏进取和自尊较低等人格缺陷,倾向于借助毒品来逃避现实中遇到的问题。伊朗(该国也是法律不允许吸毒)的调查表明,低自尊与毒品滥用有关。低自尊的青少年,容易发生行为问题、情感问题、反社会行为(如,暴力,犯罪,自杀意念,吸烟,毒品沾染,辍学,责任感缺乏)。所以,自杀意念也需要关注。

 

本调查表明,父亲职业对学生毒品沾染行为的影响不甚明显,但是,报告率较低的是父亲为城市务工的农民、商业/ 服务人员,较低的还有临时工、下岗人员、工人;较高的是父亲为领导、专业技术人员。毒品沾染的影响因素很复杂。结合我国国情,对于较高的这2组人群可以从以下几点理解:1、家庭经济条件好是危险因素,但是,家庭经济收入越高儿童的自尊水平也越高,这又是保护因素。2、“社会交往多”是一个潜在危险因素。3、在我国,沾染毒品是法律不允许的。社会地位低的,触犯法律后的成本高。5、心理问题也需要考虑,心理压力大是危险因素。5、但是,有研究认为,领导干部的子女自尊水平最高,工人的子女自尊水平最低。不少研究表明,父母学历越高,其子女吸烟、饮酒的可能性越小。然而,本调查表明,母亲文化程度对学生毒品沾染行为的影响不甚明显;但是,母亲文化程度高的和低的这2组学生(不论性别),毒品沾染报告率较高一些。

 

母亲文化程度高,通常家庭收入高,这是毒品沾染的危险因素;母亲文化程度高,健康知识多,又是保护因素;母亲的受教育水平、职业地位越高,子女的自尊水平越高;还牵涉到教育方式,多数文献认为文化程度高的母亲倾向于采取温暖的方式,但也有文献认为,会采取严厉的方式,尤其是对男孩。而严厉的方式,对毒品沾染是保护因素,但是,如果引发一些心理压力问题,则又会是危险因素。

 

母亲文化程度低,通常家庭收入低,消费水平低是保护因素,但过低的家庭条件,导致孩子在社会上寻求支持,则是毒品沾染的危险因素;母亲文化程度低,通常健康知识少,倾向于采取不良教育方式,这些都是危险因素。本调查的一个重要结论是:家庭完整性对学生毒品沾染行为有重要影响。巴西的调查表明,与父母同住,家庭监护是非常重要的保护因素。父母离异,孩子缺少家庭的温暖。

 

伊朗的调查表明,来自不完整家庭(单亲、隔代、重组家庭等) 的青少年更容易沾染毒品,这与低自尊有关,低自尊可导致攻击行为和反社会行为(如,沾染毒品)。生活在完整家庭的儿童自尊发展水平高。不完整家庭青少年自杀意念的比率明显高于完整家庭。国内的一些调查也表明,家庭自由度大,家庭组织混乱,家庭的低亲密度、低情感表达和高矛盾性,都是危险因素。

 

本调查表明,4类不完整家庭,“其他家庭”的报告率明显高,这类家庭的孩子没有与父母、祖辈生活在一起,缺乏监护,亲密度小;隔代家庭、单亲家庭的报告率也较高,这应与监护缺乏、溺爱多有关;但重组家庭并不高,可能原因是家庭修补后较完整;家长感到愧对孩子,加倍呵护。多项调查表明,学生的毒品知识主要来源于社会或媒体宣传(包括广播电视、报刊、网络资源),家长不是主要渠道。除了前述的父母监护、父母同住(掌握孩子的行踪),就是家庭教育方式。父母采取温暖与理解方式会促进儿童自尊的发展,而采取惩罚与严厉、过分干涉、拒绝与否认、过度保护等教养方式,会阻碍儿童自尊的发展。

 

而低自尊是危险因素。青少年药物滥用者的家庭存在较多的问题,包括家庭不合,家庭冷漠、忽视,缺乏感情交流,父母情绪不稳定、专断乃至家庭暴力,对孩子过多惩罚或溺爱(管教不严),父母的榜样作用差,而且,家长的消极人生观(及时行乐)、品行、生活方式(追求感官刺激),都会对子女产生影响。

 

有些家长仅限于满足孩子的物质需求,忽视了对孩子的成长教育,使其养成了骄横、任性、贪图享乐等不良习性。这些不良习性一旦遇到不良诱因,便会产生一些不良的后果,容易借用吸毒等来逃避现实生活中的问题。家庭教育的失败,致使子女及许多青少年由于在生理上、心理上的不成熟和人生观、价值观的扭曲,为寻求刺激而步入误区。安全感缺乏,压力(尤其是学习压力),述情困难,亲子冲突,都会促使青少年在吸毒中寻找安慰。青少年在家庭中得不到关心、理解,就会向家庭以外的人寻求保护。吸毒青少年受朋辈影响严重,更应该强化家庭的作用。

 

本文摘抄自《中华校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