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吸毒人数低龄化堪忧数据情况

俄罗斯国家反毒品委员会主席、俄联邦麻醉品流通监管总局局长维克托·伊万诺夫早前在莫斯科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俄罗斯吸毒人员数量增长了146倍,每年有超过6万人因吸食毒品而死亡。

俄罗斯国家反毒品委员会主席、俄联邦麻醉品流通监管总局局长维克托·伊万诺夫早前在莫斯科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俄罗斯吸毒人员数量增长了146倍,每年有超过6万人因吸食毒品而死亡。有资料显示,俄罗斯每年因吸毒死亡的人数甚至高达10万人,并且吸毒者年龄逐年降低。在俄罗斯,未成年人吸毒已经成了社会的沉重话题。

 

俄联邦麻醉药物与精神药物流通监管总局的统计资料显示,目前俄罗斯有60万吸毒者,俄罗斯卫生部专家叶夫根尼则表示,大约有150万名俄罗斯人沉迷于毒品。

 

引人关注的是,在俄罗斯,不仅无所事事的社会闲散人员吸毒,就连警察也卷入其中。2012年10月31日,媒体报道,俄罗斯西北部港口城市圣彼得堡市警察局局长谢尔盖·乌姆诺夫说,一项一年前发起、针对警方的毒品测试结果显示,圣彼得堡市大约有100名警察因吸毒而卷入刑事犯罪,“那些人几乎全部被开除”。

 

据俄罗斯卫生部最新统计的数据,“俄罗斯30%的大学生正在或曾经吸食过毒品。”在俄罗斯戒毒机构正式登记的35万吸毒者中,30岁以下的吸毒者超过60%。越来越多的大学生,甚至是中学生也开始吸毒。大学生中吸毒者以莫斯科国立大学和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的大学生最多。据《全球华语广播网》驻俄罗斯观察员介绍,时下俄罗斯年轻人在参加迪斯科舞会和流行音乐会等活动时,都时兴吸食毒品。而年轻人中,大学生占比较多,甚至有的大学附近的街道成了吸毒者的圣地。资料表明,莫斯科约13%的高中生和25%的大学生尝试过毒品。此外,毒品在街头青少年之间也相互传播,甚至学校里也有公开吸毒现象。

 

据俄罗斯有关专家透露,10年前,60%的吸毒者年龄在16至30岁之间,而目前中小学生也加入了吸毒者的行列。这其中有不少是14至15岁的少年,甚至还有4至6岁的儿童,20%至30%的中小学高年级学生至少吸食过一次毒品。

 

俄罗斯的毒品滥用现象之所以如此严重,是因为其地理位置正处于鸦片生产国阿富汗与欧洲连接的所谓“北方路线”上。伊万诺夫认为,松散的边境管理制度是造成吸毒人员数量增长的主要原因之一。塔吉克斯坦山区与阿富汗接壤的地方,一克海洛因只卖到一美元,而运到圣彼得堡后可以卖到55美元,价格翻了50余倍,即便如此,这一价格仍不及欧洲售价的零头。

 

据悉,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朗三国交界处,一片酷似新月形状的地区就是与“金三角”齐名的世界三大毒品生产地之一的“金新月”。随着“金三角”地区毒品生产的逐渐萎缩,近年来,“金新月”地区在当地武装组织的控制下,毒品产量迅速膨胀。这一地区毒品的另一显著优势是,这里出产的海洛因纯度极高,几乎都可以达到80%以上,这也是金三角无法比拟的。在阿富汗,有将近10%的人口直接或间接地参与毒品的种植、贩运、走私,毒品经济占据了国民经济60%的份额。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城西有一个卡尔加湖。湖水清澈见底,湖畔绿草茵茵,这里是富裕的阿富汗人和外国客商经常光顾的地方。湖中有游船,游人在船上可以一边欣赏美丽的湖景,一边聆听阿富汗的传统音乐;而湖边有商亭,游人可以在这里抽水烟、喝茶、就餐、聊天。然而,不为人知的是,这里却是一个重要的毒品贩卖集散地,不少客商在此公开贩卖大麻等毒品。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罗斯联邦毒品控制中心2013年3月12日表示,俄方在阿富汗东部地区参与缉毒行动,捣毁5个毒品制造窝点,并截获将近21吨海洛因,这大约相当于全年流入俄罗斯境内毒品的总量。梅德韦杰夫批评说,尽管投入了大量精力,国家反毒委员会也一直在运作,并且通过了《俄罗斯2020年前禁毒战略》,但情况迄今没有明显改善。虽然俄罗斯政府颁布了大量禁毒法规,但由于阿富汗国内局势不稳,加之俄阿边境地处偏远地区,守卫相对薄弱,导致这些法规实施后收效甚微。

 

毒品的日益猖獗给俄罗斯带来了诸多社会问题。美联社-捷孚凯市场调查公司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将近九成(87%)的俄罗斯人认为吸毒是当今俄罗斯社会“非常严重”的问题,其中55%的受访者认为吸毒问题“极其严重”。

 

由于这些吸毒人员很少参加生产活动,大部分都处于无业状态,俄罗斯政府估计,由此带来的经济损失大约为俄罗斯国内产总值的2%-3%。不仅如此,毒品泛滥还加剧了俄罗斯的艾滋病危机,有资料显示,艾滋病患者有可能已经达到俄罗斯总人口的1%。2013年,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发布的《世界毒品报告》中说,2011年有2.29%的年龄在15至64岁的俄罗斯人注射吸毒,即每50个该年龄段的俄罗斯人中就有1人注射吸毒,其中14.4%的人携带艾滋病病毒,48%的人患丙型肝炎。据统计,俄90%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都是“瘾君子”或有过吸毒史。据报道,俄罗斯近几年来艾滋病疫情非常严重,2012年11月政府登记在册的艾滋病感染者70万人,而据各方估计俄罗斯艾滋病感染者已经超过了160万人,这些艾滋病感染者主要传播途径就是注射吸毒。

 

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孔德拉托夫指出,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而更可怕的是吸毒人员开始出现年轻化的趋势。青少年吸毒人数成倍增加严重地威胁着俄罗斯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引起了俄全社会的极大忧虑。伊尔库茨克地区“反毒品母亲联盟”主席瓦伦提娜就认为,现在的俄罗斯年轻人“自我观念”和“逆反心理”越发严重,再加上社会、学校对此问题缺乏重视,从而导致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误入歧途”。她甚至警告,“如果不立即采取措施,我们将面临着种族灭绝、国家被毁灭的危险。”

 

此外,毒品暴利还为极端势力和有组织犯罪活动提供了资金支持。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在政府会议上指出,“我们不能对此视而不见,让孩子、未成年人和成人患者独自面对这个问题”。毒瘾成风的高校环境,令俄罗斯政府不得不采取措施。为了坚决打击吸毒贩毒行为,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除了要求切断跨国贩毒路线,严厉打击毒品贩卖之外,还建议对吸毒者出入的夜间娱乐场所予以坚决查处。同时,梅德韦杰夫还表示支持立法让学生在学校接受毒品检测,以阻止毒品泛滥。其实,早在2007年10月20日,时任俄罗斯总统的普京就签署了关于建立国家反毒品委员会的总统令。该机构由联邦麻醉药品与精神药物流通监管总局局长维克托·切尔克索夫领导,主管打击贩毒工作。但这条总统令并未引起从事预防吸毒工作的社会活动家的特别重视。

 

随着联合国有关保护未成年人国际文件的陆续出台,俄罗斯正在积极采取措施,力图融入该国国内立法中,教育、挽救成为俄罗斯一直努力的方向。在俄罗斯杜马的支持下,禁毒局已经把禁止大学生吸毒写入大学规章制度。按此规定,要对大学生进行定期医疗检查,拒绝者则有可能被赶出大学校园;医疗检查的结果若证明该大学生已经对毒品的严重依赖,将面临同样的结局。俄罗斯禁毒局的规定目前已进入高校和中学的招生手续。俄罗斯社会各界也普遍认为大学应该明确表明,大学不欢迎毒品,每个学生都应该签署文件,保证在学习期间远离毒品。2011年2月16日,俄罗斯国家反毒委员会负责人宣布,拟实施一项新制度——在中学和大学学生中进行吸毒检测。迄今为止已经对近200万名中小学生进行了测试,对2万名被发现正在吸毒的中小学生开展了戒毒教育,这些措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包括政府高官在内的许多人士都认为这一方法值得推广。

 

根据这一制度,有关部门在得到学生家长或者学生本人的书面许可以后,将对学生进行社会心理学测试以及体检两方面的测试来确认该学生是否吸毒。有权提供书面许可的只能是15岁以下学生的家长以及15岁以上的学生本人。被查出正在吸毒的学生将视情况送往专门的医疗机构接受戒毒治疗。梅德韦杰夫称,俄罗斯应该推出“明确的治疗和适应体系”,并对该领域的医疗机构出统一的要求。他称,“必须尽快确定对从事戒毒康复机构的统一要求。医疗机构、医生、教师、心理学家、社会工作者以及在非营利机构的志愿者都需要按照明确的计划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