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射吸毒引起皮肤感染炎症疾病案例

目前,毒品危害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尤其静脉注射毒品是最危险的方式,收治2例吸毒致皮肤结节性多动脉炎患者。

目前,毒品危害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尤其静脉注射毒品是最危险的方式,不仅容易传播艾滋病、肝炎等疾病,还可引起皮肤化脓性感染、破伤风、假性动脉瘤、感染性心内膜炎、肺栓塞等造成多脏器损害。而吸毒导致皮肤结节性多动脉炎的病例鲜有报道,本所于2013年8月至2015年2月收治2例吸毒致皮肤结节性多动脉炎患者,现报道如下。

 

病例1患者,女,32岁,未婚,为吸毒人员。入所时(2013年8月)自诉发现右下肢结节、红斑伴疼痛半个月未去医院检查及治疗,感疼痛剧烈时自行服用止痛片后稍缓解,近1周伴低热,体温37~38℃,未处理体温可恢复正常。既往无类似表现,无传染病史及创伤史。询问吸毒史得知患者于3+年前开始静脉吸食海洛因,多自行注射,主要注射部位为双肘窝及双腹股沟,近3个月来主要注射右腹股沟,每天注射1~2次。入所时查体:体温37.5℃,脉搏85次/分,血压108/70mmHg(1mmHg=0.133kPa),系统检查未见明显异常。皮肤检查:右小腿后外侧及足背外侧多个紫红色浸润性斑块、结节,沿血管呈带状分布,直径0.8~3.0cm,呈圆形或椭圆形,触痛,可移动,有的与皮肤粘连,无水疱、血疱,表面无破溃。右腹股沟处可见多个针刺痕迹。实验室检查:血常规白细胞10.5×109L-1,中性粒细胞比例为86%,淋巴细胞比例为10%,红细胞沉降率45mm/h,抗“O”365U/mL,快速血浆反应素环状卡片试验阴性,抗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抗体阴性。取右小腿后外侧结节行病理组织检查诊断为结节性多动脉炎。尿常规,肝、肾功能正常,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双下肢动、静脉未见异常。

 

病例2患者,女,43岁,已婚,为吸毒人员。入所时(2015年2月)自诉左大腿、小腿结节,溃疡伴疼痛3+个月。于入所3个月前患者发现左小腿数个蚕豆大小的红色结节伴疼痛未治疗,部分结节破溃形成溃疡,数量逐渐增多累及大腿。于当地医院就诊,给予抗菌药物治疗效果欠佳(具体治疗情况不详)。患者无发热、关节肿痛等症状,既往无传染病史,无类似疾病史。询问吸毒史,自诉5年前开始吸食海洛因,最初为口吸,近2年改为静脉注射,常将海洛因与地西泮加水稀释后混合注入血管,注射部位主要为双侧肘窝、手背、腹股沟等,最近6个月主要注射左腹股沟,1~2d注射1次。入所时查体:系统检查未见明显异常。皮肤检查:左小腿、大腿多个红色结节,沿血管分布,部分结节已破溃,4~5个类圆形溃疡。周边可见网状青斑。左腹股沟处有2个黄豆大小溃疡,少许渗液。实验室检查:血、尿常规,肝、肾功能正常,红细胞沉降率30mm/h,抗“O”258U/mL,快速血浆反应素环状卡片试验阴性,抗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抗体阴性。心电图,胸部X线片,腹部B超,双下肢动、静脉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均未见明显异常。取皮损组织病理检查结果为结节性多动脉炎。

 

治疗2例患者均给予静脉滴注甲泼尼龙40mg(每天1次)、左氧氟沙星0.2g(每天2次),口服吲哚美辛片25mg(每天3次)等治疗,病例2溃疡处给予局部换药及外用莫匹罗星软膏。待病情缓解后将甲泼尼龙改为泼尼松片口服,并逐渐减量。2例患者经治疗后症状均得到控制,病情缓解。

 

结节性多动脉炎是一种累及中、小动脉全层的坏死性血管炎,根据受累动脉部位不同分为皮肤型和系统型。该病较少见,目前病因尚不清楚。近年来多认为与病毒感染后致自身免疫反应有关。皮肤型病变仅局限于皮肤,系统型除皮肤表现外还有肾脏、消化、心血管、神经系统等受累。

 

本文2例患者具有以下特征:(1)皮疹特点,2例患者均有典型表现,病例1以疼痛性红斑、结节为主要表现,皮损沿血管呈带状分布,病例2皮疹更具特异性,在网状青斑上的疼痛性结节、皮肤溃疡;(2)2例患者皮疹均发生于小腿或大腿等好发部位;(3)组织病理检查结果符合结节性多动脉炎;(4)均无系统损害的表现。据此诊断本文2例患者为皮肤型结节性多动脉炎。

 

2例患者均为吸毒人员,发病前在腹股沟处反复经血管注射毒品。由于腹股沟股动脉搏动明显且紧邻股静脉,因此,患者自行注射时常误穿至股动脉。而注射毒品成分不纯、穿刺技术不洁、反复注射损伤都会对血管壁造成破坏,容易继发感染,加上吸毒导致自身体质及免疫力下降,从而导致该病的发生。皮肤型结节性多动脉炎预后良好,由疾病本身所导致的死亡尚无资料证实。此外该病呈良性、慢性、复发性过程,有自愈的倾向。对糖皮质激素的治疗反应良好,可改善症状、促进疾病恢复。考虑到该病的复发性,需长期随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