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女性戒毒人员的心理疾病障碍情况

  了解吸毒的女性人员述情障碍与自我接纳的特点及其关系。 对山西省某强制隔离戒毒所女性戒毒人员进行调查并进行相关分析。

  在对女性戒毒人员的心理咨询工作中发现,女性戒毒人员多存在盲目自信或自卑的情况,且具有较明显的情绪识别和表达困难,常将一些精神痛苦表达为躯体不适。在咨询和团体辅导中自我接纳较差的戒毒人员往往难以准确识别和表达自己与他人的情绪,常将情绪和躯体症状混淆,致使心理戒毒工作进展缓慢。目前我国专门针对女性戒毒人员述情障碍与自我接纳的研究较少。本研究旨在通过对山西省某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戒毒人员进行调查,了解女性戒毒人员自我接纳与述情障碍现状,探究自我接纳与述情障碍的关系,为心理戒毒工作提供新思路。

  本研究以山西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女性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具有小学以上文化程度,脱毒治疗6个月以上,无明显躯体戒断症状,无精神病史,调查前自愿填写知情同意书。本次调查共发放问卷264份,回收有效问卷239份,问卷有效率为90.53%。研究对象平均年龄28.94±7.14岁,其中18-30岁占70%;初中文化者占59%,中专及以上占14%,未婚者占53%,无固定职业人员占97%,吸食海洛因者占76%,烫吸方式吸毒者占89%,戒毒次数属于首次戒毒的占53%,吸毒年限低于5年的占79%。

  主要用于了解戒毒人员年龄、受教育程度、吸食毒品种类、吸食方法、吸毒年限、戒毒次数等。

  经正态性检验,自我接纳总分服从正态分布,将239例女性戒毒者自我接纳总分按升序排列,把前27%的戒毒者作为自我接纳低分组(65人),把后27%的戒毒者作为自我接纳高分组(65人),比较两组在述情障碍上得分差异。

  述情障碍又称“情感难言症”或“情感表达不能”,以不能适当地表达情绪,缺少幻想实用性思维为其特征。它并非一种独立的精神疾病,可为一种人格特征,也可为某些躯体或精神疾病时较常见到的心理特点,或为其继发症状,可出现于心身疾病、神经症、创伤后应激障碍及物质依赖等多种精神障碍中。自我接纳是自我意识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个体自我客观化的前提,也是个体生存的社会性需要,是指个体对于自身所具有的所有的特征都愿去了解和面对,并且无条件地接纳,承认其客观存在的、正面的价值,认可他,不会盲目的自傲和自卑,也不会因他人的毁誉而有所动摇。自我不接纳者人格成分间的矛盾和冲突使得大量心理潜能得不到充分发掘。

  此次调查结果显示,女性戒毒人员的自我接纳和述情障碍得分在人口学变量上无显著差异,自我接纳水平显著低于全国常模,而高述情障碍者占总人数的57.32%,高于正常人群。这提示我们低自我接纳和高述情障碍是女性戒毒人员普遍存在的特征。蚁金瑶等人的研究发现述情障碍者存在情绪认知和情绪调节缺陷。杨文辉、姚树桥的研究发现高述情障碍者思维过于具体而僵化,内省性低,多采用不成熟的应对方式。曹婧等人的研究发现女性吸毒人员的自我接纳水平较低,采用的应对方式较为消极。PaulR.Stasiewicz指出述情障碍者由于难以识别自己的感受而倾向于采用逃避回避的应对策略,而难于描述自己的情绪和感受致使他们较少采用寻求社会支持的应对策略。这在戒毒人员中则具体表现为采常用吸毒等方式应对负性情绪和压力事件。

  通过对不同自我接纳水平的戒毒人员的述情障碍得分进行比较,我们发现自我接纳低分组的戒毒人员得分显著高于高分组。这提示我们女性戒毒人员的述情障碍程度与其自我接纳相关。对自我接纳和述情障碍进行相关分析发现,自我接纳与述情障碍呈显著负相关,自我接纳程度越低的戒毒人员,述情障碍程度越高。这与我们在咨询工作中的发现一致。

 

  逐步回归分析中发现,进入方程的因子包括戒毒次数和自我接纳,二者对方程的总预测力是16.2%。因此,我们认为,自我接纳对述情障碍有一定预测作用。在后续研究工作中,结合戒毒人员低自我接纳、高述情障碍的特点制定干预方案,提高其自我接纳水平,可能比当前普遍采用的单纯针对具体症状的干预效果更为持久,有助于心理戒毒工作的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