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食冰毒者出现岔道幻觉等异常心理症状

  甲基苯丙胺也叫作甲基安非他明,是会使人产生亢奋兴奋的化学成分,也是冰毒麻古的主要成分。

  随着毒品滥用形势的变化,甲基苯丙胺滥用问题越来越突出,成为当前国内滥用最广泛的新型毒品。甲基苯丙胺对滥用心理方面造成的损害后果远比身体方面的明显、严重和复杂,给临床干预和戒毒管理工作带来了很大难度。笔者通过对太原市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甲基苯丙胺滥用成瘾者进行调查,分析和总结甲基苯丙胺滥用成瘾者异常心理的6个突出特点,以期大家通过把握这些特点,更深刻地认识甲基苯丙胺对滥用者的影响,从根本上抓住滥用者的心理异常变化,有针对性地开展工作,提升戒毒康复整体水平。

  太原市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187名滥用甲基苯丙胺在戒人员,重点对象是36名具有3年以上甲基苯丙胺滥用者。另有7名工作中的典型个案资料。

  对187名甲基苯丙胺滥用者全部进行问题调查。问卷设计以《常见异常心理症状》三大类79小项症状指标设计问卷。要求回答是否有相应症状。如有,写出具体经历。

  问卷调查前进行了相关的填答培训,详细讲解了问卷中各种症状的具体表现,真诚向调查对象说明调查性质,阐明真实且无所顾忌地答卷对于开展戒毒工作的意义,表达期望积极配合的愿望。鼓励署名,可以不署名。

  187名被调查问卷全部收回,其中112名表现有不同程度的相应异常心理症状,占被调查总数的59.9%,本研究具体分析是基于112名有症状表现的被调查者基础上进行的。其余75名被调查者滥用甲基苯丙胺时间短、受害不深、依赖不明显的,还没有异常心理症状,应属正常。

  在调查问卷的基础上,从署名问卷中进一步筛选出36名具有3年以上滥用史、且症状明显和特殊的对象进行重点谈话,探讨并确认心理感受和症状表现。其中男性22名,女性14名。谈话中首先深入了解个人吸毒经历,然后结合本人问卷进一步详细了解主要症状的具体表现以及本人的体验和感悟,深入走进这个人群的内心世界,掌握了之前很多不了解的细节表现,领悟到了甲基苯丙胺滥用成瘾者更为特殊和典型的心理和行为特点。

  对于在问卷调查和个别谈话的基础上初步总结出的甲基苯丙胺滥用成瘾者典型的异常心理症状和特点,重新回到调查对象中进行讨论,进行进一步确认。讨论分男女2组,大家敞开心扉,畅所欲言,主动思考总结,效果非常好。

  最后总结出的结论得到讨论者不同程度的认可,其中对自己曾经体验过的心理症状100%确认,对于未体验过的心理症状,大都未表达意见。女性滥用者体验比男性更为深刻。

  通过以上工作,分析和总结出甲基苯丙胺滥用成瘾者的异常心理具有以下6个明显的特点。

  通过调查发现,心理表现两极化是甲基苯丙胺滥用成瘾者典型的心理特点。112名统计问卷中,109名被调查者不同程度地表现出了这种心理特点。其中36名重点对象一致认同,并有强烈体验。在重点谈话的基础上,这里从在认知、情感、意志行为3个方面发生的障碍和心境方面发生的障碍进行分析。

  在认知、情感、意志行为方面的两极变化:长期滥用甲基苯丙胺导致滥用者心理发生偏差,表现为不同程度的认知障碍、情感障碍和意志行为障碍,并且有明显的两极分化特点。

  在认知方面,对自己关注的对象会表现出过分敏感,思维活跃,联想丰富,对外界很微小的刺激都能觉察并有非常强烈的反应;相反,对于自己不关注的事情和领域,往往感受迟钝,麻木,甚至一些过去正常生活中十分关心的事情,也常常会感受不到,只沉迷于自己专注所做的事情。普遍都有过不在意吃喝的表现,甚至有的不吃不喝很长时间,说明在吃喝、冷暖等一个人最基本的需要方面,感受都很迟钝。

  相应地,其注意力也发生分化:只注意自己关注的一两件事,并且表现出超常的注意力;对于日常本应注意的事情,往往表现为注意减退,正常工作、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在情感方面的两极分化更为突出。情绪障碍是甲基苯丙胺滥用成瘾者最为普遍和典型的异常心理表现。36名重点调查对象在滥用甲基苯丙胺过程中,都曾有过焦虑和恐怖情绪,有情绪高涨和低落的明显体验,易激惹,情绪不能自控,“闹”起来谁也拦不住。但这些强烈的情绪都是针对自己关注的对象。相反,对于自己日常生活中本应关注的对象则表现出与健康人完全不一样、甚至让人不理解的情感迟钝、淡漠和麻木

  在意志行为方面,甲基苯丙胺滥用成瘾者常常对自己关注的对象表现出惊人的意志力,专注程度超乎想象。“平时不是事的事儿,都成了天大的事儿。”这是滥用甲基苯丙胺成瘾者许多人的共同感受;对于当时不关注的事情,包括日常本应做好的学习、工作、生活等事情,常常不能专注,慢慢发展为无暇顾及、甚至漠不关心。

  在心境方面的两极变化:甲基苯丙胺像“放大镜”一样,可以让滥用者心里正在想的事情放大,正是这个特点引发了诸多心理异常变化,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滥用者的心境变化,呈现出“甲基苯丙胺心境”。一般情况下,滥用甲基苯丙胺后,如果正在想着乐意想的、做着乐意做的事情,这时情绪会十分高涨且持久,兴奋异常;相反,如果滥用后心里正在想着一件悲伤痛苦的事情,药性会促使其将这种痛苦和悲伤放大,再加上滥用甲基苯丙胺后特有的“一根筋”的思维模式,导致其非常顽固地放不下心里想的事,会变得愈加悲伤和痛苦,心境变得更为恶劣。因此,甲基苯丙胺可以使滥用者心境发生典型的两极分化。在被调查14名女性重点对象中,全部不同程度地出现过这种心境变化的两极分化现象,9名被调查者体验深刻。

  在调查中发现,心境两极分化还表现在每一个滥用周期中。在一个滥用周期中,几乎所有滥用者都会经历一个情绪异常高涨到低落的过程,心境先后表现出落差很大的两极分化特点。在反复用药的过程中,2种心境交错出现,严重者则表现出双相情感障碍的典型症状。被调查的36名重点对象中,17名有明显体验,4名在戒毒期间仍然有双相情感典型症状滥用甲基苯丙胺后,其旺盛的精力一般都会有一个“出口”,往往一件事情会没完没了地做下去,表现出非常高的专注度和持久度。36名重点调查对象中,有25名有过这样的明确体验。不停地打游戏是许多滥用者的选择,严重者几天几夜不睡。有滥用者看到屋顶的灯罩不干净,想方设法爬上去擦,每一次下来都觉得没擦干净,如此反复,爬上爬下一直做几十次;有人模仿壁虎的动作“挂”在墙上整整一个晚上,嘴里反复念叨着“我是壁虎我怕谁,警察来了我钻墙”。许多滥用者用药后都会非常专注地做着这样令健康人难以理解的单一行为。

  调查中发现一种非常特殊的现象。一部分滥用者在滥用甲基苯丙胺后,常常做同一件事,形成一种固定的模式,导致每次滥用后都非常渴望并努力、执着地去做这件事,形成“携带成瘾”现象。36名重点调查对象中,有33名都表示有不同程度的体验,有12名体验深刻。某被调查者总结自己的“携带成瘾”表现:“用完冰以后没女人可以,但绝对不能没有游戏机,否则非常狂躁,就要出事。”有滥用者则形成了非常怪癖的“携带成瘾”现象:每次用完药之后都要开着奥迪出去偷别人汽车油箱的油,形成一种“定势”,偷成功后特别满足。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携带成瘾”不仅体现于某种行为,更多的滥用者体现在对某种观念或思维方式的成瘾。比如只要用药就会对某事某人控制不住地多疑。怀疑对象或配偶出轨是滥用者当中最常见的固定思维模式,每次用完药后,就会条件反射性地、非常专注执着地思考这件事,往往会演变为过激的行为。

  在36名重点调查对象中,有21名出现过错觉或幻觉,11名出现过妄想。甲基苯丙胺滥用成瘾者圈内谈论最多的一个话题就是“岔道”,因为许多成瘾者自己或身边毒友都曾有过“岔道”的体验。这里的“岔道”其实就是产生了错觉和幻觉。比如有滥用者滥用甲基苯丙胺时将不小心滴在自己手上的“冰”感觉到是“钻”进了皮肤里,用指甲刀剪开肉皮不停地寻找。幻觉多由怀疑心重和不安全感引起,怕啥幻啥,凭空想象有警察抓自己的幻觉最普遍,场景生动。有滥用者曾经感觉屋外全是警察,可以听到警察上楼的脚步声和跑动的喘息声,扒在门上通过“猫眼”不停地往外看,爬在地上听动静,就这两个动作能折腾一整夜。幻觉中幻听、幻视比较常见,幻触、幻味、幻嗅的情况也有。情绪高涨的时候多为真性幻觉,幻觉形象清晰生动;疲惫的时候也有假性幻觉,幻觉形象模糊。心因性幻觉是强烈精神刺激引发的幻觉,有些成瘾者在受一定刺激后,也会产生与刺激因素相关联的幻觉,比如刚入强制隔离戒毒所的甲基苯丙胺成瘾者,无法面对突如其来的戒毒现实和戒毒环境,幻觉有人在墙外喊他回家。

  妄想在甲基苯丙胺滥用严重成瘾者当中非常普遍,一般表现在思维内容方面发生障碍。关系妄想和被害妄想多一些,嫉妒妄想也很常见,比如怀疑甚至坚信自己的配偶或女伴对自己不忠有外遇。幻觉和妄想的出现,标志着滥用者心理受到的影响比较严重,具有偏执型精神分裂症的症状,情感和行为常受幻觉和妄想支配,严重者会出现自伤及伤人行为。案例:沈某有10年甲基苯丙胺滥用史,某天晚上一个人在家,总感觉警察要来抓她,整个晚上听到楼道里不停地有人上来,紧张恐惧之下,跑到楼顶,仍然感觉有警察堵截,想跳楼又不敢往下跳,一直到次日被人发现后报警。

  因个人特质不一样,甲基苯丙胺对滥用者造成的心理影响因人而异。首先表现在对男性与女性影响的差别。在调查中发现,男性所表现出来的症状比女性普遍要轻一些、少一些,某些症状差别相当明显,其中2名男性虽然有七八年的甲基苯丙胺滥用史,但异常心理症状仍然不是很明显;相对地,在女性讨论组中,包括20岁出头的小女孩,几乎都有相当丰富的心理受损体验,各种症状明显。就此差别在调查对象中展开深入讨论,发现其根源在于男性与女性的一些心理特质的不同。一般情况下,女性要比男性情感复杂,体验丰富,想法多,心眼死,这些特质在滥用甲基苯丙胺后会放大,就导致了女性更容易产生严重的认知、情感和心境障碍,受到的影响就更明显。讨论中还发现,具有以上女性特质的男性,尤其是心细、情感丰富的,同样也容易受到比较严重的影响。

  其次是不能以滥用时间长短来判断影响严重程度。前述中具有七八年滥用史的滥用者,从来没有表现出幻觉、妄想等非常严重的异常心理症状。有滥用者初次滥用就会有明显的精神异常症状。例如某滥用者只滥用过2次,每次都会产生严重的幻觉和妄想症状。初次使用,开车上路后一直觉得有警察在追赶自己,疯狂驾驶仍摆脱不了,最后跳车导致摔断了腿。第二次滥用后开车上高速,还是觉得有警察在后面追,一口气从平遥到了太原,仍然感觉摆脱不了,恐慌中自己报警。

  滥用甲基苯丙胺导致的“放大镜”的效应,使滥用者的某些人格特点会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并且朝着极端方向发展。36名重点调查对象都认同这一重点,32名表示有明确体验。比如说一个过去心眼小的人,平常表现不怎么明显,滥用甲基苯丙胺可以使其这一人格特点放大,非常突出地表现出来,慢慢就会导致人格障碍和其他严重的心理症状。

  滥用甲基苯丙胺可能会导致诸多严重的精神障碍症状。诸如前面提到的,在36名重点调查对象中,有21名曾出现过偏执型精神分裂症症状、17名出现过双相情感障碍症状,25名出现过强迫症症状,8名曾有过疑病症状、11名有神经衰弱表现、14名有应激性障碍表现、3名有癔症表现。在这里强调的是,这都是在甲基苯丙胺影响和“控制下”的精神障碍症状,一般都会随着停止滥用和较短的矫治和康复以后“消失”的,与真正的精神障碍有本质区别的。但某些症状如果得不到及时矫治,也很有可能泛化,演变为真正的精神障碍。比如被调查的在戒对象中,仍有4名有明显的双相情感障碍表现,这种心境方面的症状比较容易泛化。

 

  本文出自:实用医技杂志2016年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