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吸食冰毒等合成毒品强制戒毒人员情况调查

反映传统毒品海洛因流行区兰州市合成毒品滥用的真实状况,并就其与登记数据之间形成落差的原因进行分析。

近年来,全球药物滥用趋势由传统毒品朝合成毒品方向转换,合成毒品滥用呈全球泛滥之势,截止2011年底,全球使用苯丙胺类兴奋剂人数达到3380万人。亚洲逐渐演变为合成毒品滥用重灾区,中国内地合成毒品滥用愈演愈烈。国家禁毒委公布的《2015中国禁毒报告》指出,2014年,全国累计登记吸毒人员295.5万名,其中滥用阿片类毒品人员145.8万名,滥用合成毒品人员145.9万名,分别占49.3%和49.4%。在全国合成毒品滥用不断升温的大背景下,地处西北的甘肃省会兰州市的合成毒品滥用趋势似乎异常低迷。2016年1月初至3月底,兰州市入所戒毒的吸毒成瘾人员中,合成毒品滥用者只占2.2%,加上合成镇痛药曲马多的滥用者,也只占4.8%。公安机关查获的合成毒品滥用人数能否代表合成毒品滥用的真实水平?如果不能,原因是什么?由于存在一个国际国内大环境,上述问题成为禁毒部门必须回答的两大关键问题。本文反映传统毒品流行区兰州市合成毒品滥用的真实状况,并就其与登记数据之间形成落差的原因进行深入分析,为政府制定禁毒政策提供依据。

研究对象来自于2016年1月至3月在兰州市戒毒康复医院住院戒毒的药物滥用者,以及甘肃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兰州籍同期入所吸毒人员。兰州市所有男性吸毒人员入所前都要进入兰州市戒毒康复医院进行脱毒治疗,而女性吸毒者进入甘肃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因此,这两家戒毒机构的数据能够代表全市入所吸毒人员情况。纳入标准:符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精神活性物质所致精神障碍诊断标准;自愿参加本项研究;药物滥用史1年以上。排除标准:精神疾病患者;危重躯体疾病患者;有视听力障碍者。

根据研究目的和前期调查经验,编制《合成毒品使用情况调查表1》(简称调查表1)及《合成毒品使用情况调查表2》(简称调查表2)。调查表1有20个条目,包括基本情况(不记名)、滥用过的药物、主要滥用药物、公安机关登记的滥用药物、滥用合成毒品行为未被公安机关登记的原因及其他药物滥用特征。目的是了解多药滥用者中合成毒品滥用的真实情况。调查表2有20个条目,专门为无海洛因等传统毒品滥用史的合成毒品滥用者设计,包括滥用合成毒品的暴露方式、行为特点及其他药物滥用特征。目的是了解合成毒品滥用者与海洛因滥用者在行为方式上的区别,找到合成毒品滥用是否更具隐匿性及其原因。

对临床医师和心理咨询师进行有关调查方法和调查表内容的培训。研究者首先向可能的研究对象讲清楚研究纯属科研目的,不记名,不泄露个人隐私。随后介绍研究的目的和程序,征得同意,进行访谈并完成问卷。本研究方案获得兰州市戒毒康复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

此次共调查了药物滥用者375人,其中男性335人(占89.3%),女性40人(占10.7%);年龄21~60年,平均43.5年;吸毒史最长30年,最短1年。

在375例调查对象中,使用过冰毒、摇头丸、麻古、氯胺酮、三唑仑等合成毒品的人数为161人,占42.9%;而登记人数为20人,占10.4%。滥用过合成镇痛药曲马多的人数为51人,占13.6%;而登记人数为19人,占5.1%。与海洛因一起滥用其他药物的比例为63.3%,与冰毒一起滥用其他药物的比例为69.6%,其他合成毒品(药物)很少被单独滥用。这说明合成毒品滥用被掩盖在多药滥用中,而药物滥用者出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不会主动报告多药滥用行为。

比较发现,海洛因的平均滥用频率是冰毒的6.5倍,平均花费是冰毒的3倍。冰毒滥用者更倾向于在住所外(歌舞厅、宾馆、酒吧等)使用药物,且超过一半与同伴在一起。海洛因滥用者的离婚率是冰毒滥用者的5.7倍。冰毒滥用者有64.1%的人在业,在业率是海洛因滥用者的2.8倍。

单纯滥用冰毒者有两个显著特点。其一是滥用药物行为呈发作性,而不是天天用药,一般是在一个月中的某几天集中滥用,然后缓解。所有39名单独使用冰毒者都不是天天用药。其二是很少通过诈骗、盗窃、以贩养吸、提供性服务等违法途径获取毒资。这些特征都决定了冰毒滥用者隐蔽性强,不易暴露。

在国内外合成毒品滥用愈演愈烈的大局势下,传统毒品流行区兰州何以如孤岛一般?在登记在册的吸毒成瘾人群中,合成毒品滥用者不足3%。而本研究显示,兰州地区合成毒品滥用与国内其他地区并无重大区别,但有一些重要特点,使合成毒品滥用呈隐匿发展态势。如不提前做出应对,很可能出现失控局面。本研究提供了以下重要信息。

其一,合成毒品滥用在吸毒人群中占42.9%,但被多药滥用掩盖。大多数合成毒品滥用者同时滥用海洛因,且以海洛因为主要滥用毒品。在吸毒行为暴露时,成瘾者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不报告合成毒品滥用行为,造成合成毒品滥用信息遗漏。

其二,滥用合成毒品的一些特点使其具有隐匿性。如滥用频率低、花费少、住所外使用、离婚率低、依赖程度不深时尚能维持社会功能等。合成毒品滥用多呈发作性,连续几天的滥用之后,会有一个较长的缓解期。由于不是天天使用,花费较少,许多有合法收入的滥用者可以维持,而不必采用非法途径获取毒资。家庭是个人行为的监测者,药物滥用行为的早期发现者常常是家庭成员,住所外的合成毒品滥用往往仅限于同伴圈,而不被家庭所了解。滥用者家庭和社会功能的相对正常状态,使合成毒品滥用行为更具隐蔽性。

其三,苯丙胺类兴奋剂的特点是兴奋→娱乐→与人共乐,而阿片类毒品的特点是低迷→享乐→独自体验。合成毒品滥用者的行为模式不同于阿片类毒品滥用者,表现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交圈子,有自己的亚文化特征,外界较难介入。

虽然药物滥用存在地域差异,但由于网络空间的便利性,使得地域上的差异在缩小。在合成毒品流行的国际国内大趋势下,兰州并没有独善其身,而是正处于一个转变时期,即由阿片类滥用为主逐渐转向以合成毒品滥用为主。就流行趋势而言,与国内其他地区相比,只有滥用程度上的区别,不存在“孤岛效应”。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2016年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