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毒麻古等和海洛因等毒品吸食人员境况分析

新型毒品冰毒、麻古、K粉较传统毒品海洛因吸食人员年龄征、吸毒时间、成瘾机制等差异,其毒品复吸、社会融合、社会排斥等回归社会影响因素存在自身特点。

新型毒品是一类人工合成的精神活性物质,相对传统阿片类毒品,其成瘾机制、毒品危害性质、戒毒康复模式有其自身的特点。随着新型毒品吸食人员逐年增多和年轻化趋势,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员开始关注新型毒品的危害减轻研究,特别是新型毒品吸食人员的复吸原因,以及其社会排斥或社会融合影响因素研究,成为新型毒品危害减轻亟待解决的课题。项目组以2015年1月1日—12月31日在某强制隔离戒毒所的2638例戒毒人员为研究对象,从“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出发,从微观中观宏观层面,比较新型毒品和传统毒品吸食人员对毒品复吸、社会排斥或社会融合因素的自评结果,探讨新型毒品吸毒者回归社会影响因素,为采取有针对性干预措施提供科学依据。

某强制隔离戒毒所的2638例戒毒人员为研究对象。

采用男女分层随机抽样方法,抽取350例为调查对象,其中,吸食新型毒品对象197人,吸食传统毒品对象153人,男性263人,女性87人。研究对象的入选标准:入所戒毒时间半年以上、问卷调查知情同意、认知能力能基本满足问卷调查者。

采用自拟的《毒品吸食人员回归社会自评问卷》,内容包括一般情况(人口社会学特征、吸毒年限、戒毒经历等)、复吸原因自评(生理原因、心理原因、社会原因等)、社会回归因素现状自评(家庭接纳、就业机会、求职排斥等)。毒品复吸自评问卷包括8个问题,答案包括“很大、大、一般、不大、没有”5个程度,根据不同程度进行赋值:很大=1;大=2;一般=3;不大=4;没有=5。计算毒品吸食人员各个问题的得分情况,得分越低,影响程度越大。社会回归因素自评问卷包括14个问题,其中,社会融合指标9个,社会排斥指标5个,答案包括“很大、大、一般、不大、没有”5个程度,根据每个问题答案程度进行赋值:很大=1;大=2;一般=3;不大=4;没有=5。不同得分反映社会回归因素影响程度不同,社会融合得分越低,影响程度越大,社会排斥自评的分越高,影响程度越大。调查问卷均采用一对一的访谈式进行。

新型毒品与传统毒品吸食人员基本情况比较,年龄、婚姻状况、吸毒年限、戒毒次数的构成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新型毒品与传统毒品吸食人员的复吸原因自评得分小于3分的有就业歧视、社区偏见、空虚无聊、毒友诱惑。新型毒品与传统毒品吸食人员的复吸原因自评得分比较,认为由生理症状、心理症状、就业歧视、亲友排斥、社区偏见、空虚无聊等原因导致复吸的得分,组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新型毒品与传统毒品吸食人员的社会融合因素自评得分小于3分的有家庭接纳、朋友密切、邻里友好、工作人员接纳,社会排斥因素自评得分大于3分的有岗位丧失、不公平待遇、经济困难、不安全感;通过比较新型毒品与传统毒品吸食人员的社会融合自评结果,家庭接纳、社区接纳、就业机会、公安接纳等因子的组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2组人群的社会排斥因素中的求职排斥、岗位丧失等因子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毒品种类很多,范围很广。从毒品流行的时间顺序看,可分为传统毒品和新型毒品。由于新型毒品与传统毒品的来源、毒性机制、流行特征、戒毒康复措施等方面的差异,可能表现为不同的毒品复吸比例和复吸影响因素。本文研究结果显示,新型毒品吸食人员吸毒年限小于1年、1~5年、5~10年、大于10年的人数比例分别为11.17%、54.31%、19.80%和14.72%,传统毒品吸食者中小于1年、1~5年、5~10年、大于10年的人数比例分别为2.60%、9.80%、11.68%和72.55%,新型毒品与传统毒品吸食人员的吸毒年限比较,呈现吸毒时间较短的特征。根据调查研究不同类型毒品的戒毒次数,结果显示,戒毒1~3次的比例中,新型毒品和传统毒品分别为91.88%和44.44%,戒毒大于4次的比例中,新型毒品仅为8.12%,而传统毒品达到55.56%,此研究结果间接说明,新型毒品吸食人员复吸率可能低于传统毒品吸食人员,其原因可能为其毒性机制和生理心理依赖不同于传统毒品所致。

本文研究结果显示,新型毒品吸食人员毒品复吸原因自评得分小于3分,即自评认为影响复吸的主要原因包括空虚无聊和毒友诱惑,传统毒品吸食人员毒品复吸原因自评得分小于3分,即自评认为影响复吸的主要原因包括就业歧视、社会偏见、空虚无聊和毒友诱惑。2组人员自评得分比较,生理症状、心理症状、就业歧视、亲友排斥、社区偏见、空虚无聊等因子导致复吸的得分存在组间差异,新型毒品的得分均高于传统毒品的得分,结果提示,生理心理症状、家庭功能、社会歧视等因子对新型毒品复吸的影响权重较传统毒品小,但空虚无聊和毒友诱惑仍是新型毒品复吸主要影响因素。国内外研究证实,新型毒品在心理上造成的依赖远远高于生理依赖,并对吸毒者精神上特别是大脑危害仍存在较大的长期影响。

近年,越来越多的研究提示,毒品问题是生理和心理问题,更是严重的社会问题。社会排斥是某些弱势群体遇到诸如失业、技能缺乏、收入低下、住房困难、罪案高发环境、丧失健康以及家庭破裂等等交织在一起的综合性问题时所发生的边缘化现象。本文采用社会融合和社会排斥指标,研究目标人群回归社会的影响因素,结果显示,影响新型毒品吸食人员回归社会的社会融合因素主要包括家庭、朋友、邻里、工作人员对吸毒者的接纳和帮助,影响新型毒品吸食人员回归社会的社会排斥因素主要包括就业岗位丧失、不公平待遇、经济困难、不安全感。

新型毒品吸食人员较传统毒品吸食人员认为其社会回归影响因素中的家庭接纳、社区接纳、就业机会、公安接纳等因子的权重更高。再加上新型毒品吸食人员普遍是年轻群体,未婚比重高,因此,加强对新型毒品吸食者的家庭关爱和社会帮扶,给目标人群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和公平待遇,减少社会歧视和排斥,促进其更多参与家庭和社会活动,可有效帮助吸毒者加快社会融合和回归社会,进而减轻新型毒品的社会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