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青少年吸毒行为情况分析

  通过对海南省吸毒青少年调查问卷的分析,分析吸毒青少年群体特征,青少年吸毒是个体、家庭、学校、社区和法律对策等多因素交互作用的结果。

  吸毒已成为一个世界性难题。近年来,中国青少年的涉毒比例呈现上升趋势,且幅度较大。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发布的《2015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显示,目前我国吸毒人员低龄化特征突出,在全国234.5万名吸毒人员中,不满18岁的有4.3万名,占1.8%;18岁到35岁的有142.2万,占60.6%;36岁到59岁的有87万名,占37.1%;60岁以上的有1.1万名,占0.5%。青少年吸毒不仅在规模上不断增长,而且更易引发社会问题,除影响青少年健康成长,致使青少年犯罪频发外,也会导致青少年家庭破裂、政府矫正青少年吸毒成本膨胀等。基于此,青少年吸毒需要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作为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青少年处于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判断是非的能力较弱,容易受到朋辈因素影响。加之新型合成毒品,如冰毒、摇头丸、神仙水等往往在名称、包装、功能上具有很强的迷惑性,很多初次接触的青少年无法认清其毒品本质,在环境的影响下,出于交友、减肥、消遣、解乏等目的试吸了第一口,从此不断复吸直至成瘾。

  海南省历史悠久,地理位置特殊。岛屿型的经济结构、独特的社会发展过程和本土色彩浓厚的人文环境,导致其在较少受外界因素影响的情况下,形成了地域特征显著的毒品问题。20世纪80年代,海南省被称为“无毒岛”,但从近年来查获的毒品犯罪案件情况看,海南省毒品来源和贩毒线路日趋复杂化,“多头入岛,全线渗透”的态势加剧。2013年,据海南省禁毒委提供的数据显示,全省累计登记入库吸毒人员5万多人,实际在册吸毒人员3万多人,占全省人口比例达5‰以上,吸毒人数占全省人口比例全国排名第一。其中,查获17岁以下吸毒人员458名,年龄最小的仅13岁。

  通过国内外有关青少年吸毒原因的文献梳理发现,从学科视角看,主要有心理学、法学、医学等领域。从社会学角度研究青少年吸毒问题,主要是运用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方法,以问卷调查和个案访谈为主。研究成果主要是介绍国外关于青少年吸毒问题的研究理论,借鉴国外的研究成果,揭示影响青少年吸毒行为发生的因素及其运行机制。其中,有关青少年吸毒的影响因素主要包括亚文化因素、社会环境因素、朋辈因素、学校家庭因素等内容。

  1.亚文化因素亚文化都是分析青少年吸毒原因的重要维度。张胜康指出,青少年亚文化群体是价值、行为游离于主流文化之外的群体,具有互动频繁、行为方式独特、聚合力强、有潜在反文化倾向等特点。亚文化群体对青少年毒品使用行为影响极大。它通过其固有的内在机制:亚文化氛围、同类价值、学习模仿、文化压力、去个性化等等对青少年施加影响,促使青少年被卷入毒品活动。后来,蒋涛、朱玲怡、唐斌、韩丹等学者围绕这一角度进行了详细阐述。2009年,夏国美、杨秀石等对毒品亚文化的特点、形成要素和形成原因等进行了详细阐述,认为毒品亚文化是吸毒者出于逃避现实、减轻工作压力、增加娱乐刺激、同伴交往需要等目的而逐渐形成的,并指出毒品亚文化与社会转型之间存在密切联系。青少年吸食毒品的一个显著特征是群食群吸,这种群体性已经形成一种吸毒亚文化,并在吸毒青少年之间反复被习得和传承。

  2.家庭因素很多学者都提出家庭因素是影响青少年吸毒行为发生的重要原因。何志雄认为,家庭教育失败和家庭成员不良关系增加了吸毒的可能性。韩丹认为,“身处问题家庭及家庭教育问题”是走上吸毒道路的社会因素之一。他在对南京市117个吸毒青少年的调查中发现,父母离异的、父母双方一方去世的、家庭中有犯罪史的占大多数,家庭关爱的缺失、家庭教育不当、家长的严格“控制”都是导致青少年行为失范,走上吸毒道路的直接或间接原因。蓝李焰认为,初次吸毒的社会原因从深层次上讲与家庭教育有着密切的关系。廖龙辉指出,家庭是青少年社会化的第一场所,家庭残缺破碎、家庭功能发挥不足、父母教育方式不当是青少年走上吸毒道路的重要因素。

  3.学校因素韩丹认为,在学校教育方面,大部分吸毒青少年没有在学校接受过相应的禁毒教育,学校的“分数第一论”、教师对学生的偏见、学校对越轨青少年的漠不关心而导致青少年过早涉入社会,接触不良群体。夏国美认为,在低学历标签和亚文化的接纳中,低学历标签对青少年行为失范有重要的影响,青少年亚文化价值观的形成与其同伴群体有着密切的关系。

  目前,有关海南省青少年吸毒的研究成果不多,概括地说,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采用家庭环境量表,研究吸毒青少年的家庭因素。刘玉梅对海南省352名吸毒青少年进行问卷调查,发现海南省吸毒青少年家庭的道德宗教观、矛盾性、控制性得分显著高于中国常模,提出不良的家庭环境是青少年吸毒的重要原因;此外,她还另文探讨了家庭教养方式对海南省青少年吸毒行为的影响,认为吸毒青少年家庭在教养方式、亲密度以及适应性方面都不同程度地存在问题,如吸毒青少年的父母的情感温暖因子较低,父亲的惩罚严厉及母亲的过度干涉、过度保护因子评分较高等。二是从犯罪学的角度研究海南省吸毒青少年的防控对策。杨丽芳从犯罪学的角度对海南省青少年毒品犯罪的现状与防控对策进行了研究,发现海南青少年毒品犯罪现象愈演愈烈,究其原因,可分为主观因素和客观因素,比如缺乏对毒品危害性的正确认识,法制观念淡薄、家庭教育缺失、学校教育模式欠妥和不良社会环境影响等,拟通过完善现有关于毒品犯罪的立法、加强对娱乐场所管理的力度,完善强制戒毒措施等行政对策以及建立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学校教育三位一体的教育体系等举措来解决现有问题。

  综上所述,在海南省吸毒问题愈发严重的情况下,对海南省的青少年吸毒问题进行研究具有重要的实践价值。本文从影响因素的角度出发,通过问卷调查了解青少年吸毒的现状,运用回归模型分析青少年吸毒行为的影响因素,找到青少年吸毒比例上升的症结所在,从而提出有针对性的对策有效预防青少年吸毒。

  青少年是否吸毒是个复杂性问题,呈现出巨大差异性,是多个影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在对71名正接受强制隔离戒毒的青少年进行半结构化访谈的基础上,本研究拟从个人、家庭、学校、社区和法律五个因素对此展开探讨,研究假设如下所述:(1)从个人因素考虑,随着年龄增长,青少年吸毒的可能性越大;文化水平越低,青少年吸毒的可能性越大;个人收入越高,青少年越容易吸毒;社会身份对青少年是否吸毒存在显著性影响。(2)从家庭因素考虑,源自独生子女家庭的青少年越容易吸毒;家庭关系不好的青少年越容易吸毒;家庭主要文化程度偏低的青少年越容易吸毒。(3)从学校因素考虑,就读性质越好学校的青少年越不容易吸毒;学校宣传方式对青少年是否吸毒存在显著性影响。(4)从社区因素考虑,居住在吸毒现象越严重社区的青少年越容易吸毒。(5)从法律因素考虑,法律对吸毒行为的制裁越严厉,青少年越不容易吸毒。

  2.概念设定本研究的相关概念设定为:青少年:关于青少年的具体年龄段界定并无统一定论,本文采用我国统计吸毒人数时的标准,将青少年界定为35周岁以下,即凡是35周岁以下的都属于青少年范畴。吸毒:国际上一般依据医学界定称为药物滥用或药物依赖(DragAbuse),我们采用国内通俗讲法,吸毒就是非法吸食、注射毒品的行为。

  本研究的数据来源于2016年1月至2月期间,选取四个在册吸毒青少年人数较多的市县,以问卷的方式进行调查,共发放问卷2000份,实际回收问卷1815份,其中有效问卷1815份,有效回收率为90.75%。发放对象划分为两类人群,一类是无吸毒史的青少年,这类人群的问卷采集主要依托于当地中学(初二至高二的学生);另一类是有吸毒史或正在吸毒的青少年,这类人群的问卷采集则主要依靠政府的强制隔离戒毒所。

  通过对1037份吸毒青少年的调查问卷分析,发现海南省吸毒青少年群体主要存在以下几个特征:海南的少数民族以黎族、回族和苗族为主。调查显示,三大少数民族内,黎族吸毒青少年的数量最多,135个少数民族吸毒青少年则有90人来自黎族,占总人数的66.7%;苗族次之,占总人数的17.0%;回族最少。此外,还有生活在海南省的其他少数民族青少年参与吸毒,但比例很低。这或许与少数民族的人数多少相关,如汉族人口多,吸毒人口总量必然高于其他少数民族吸毒人口数。

  以是否为独生子女家庭为依据,判断海南省吸毒青少年群体的家庭结构特征,可发现绝大部分吸毒青少年都来自非独生子女家庭,占总人数的75.7%,而仅有小部分吸毒青少年属于独生子女家庭。

  调查问卷设计时将文化程度划分为未上过学、小学、初中、高中(职高)、大专、大学本科及以上六类,出于判断需要,我们用初中及其以下、高中(职高)和大专及以上三类进行统计。调查显示,81.3%的吸毒青少年之文化程度是初中及以下,高中(职高)学历占总人数的13.3%,大专及以上占总人数的5.4%,而我们对青少年的年龄界定为35周岁以下,即20世纪80年代及以后出生的人,这个时期我国已经迈入改革开放阶段,教育事业蓬勃发展,初中及以下学历实属低学历范畴,但这部分人却占了总人数的多半,而仅有少部分人拥有大专及以上学历,由此推断海南省吸毒青少年的文化程度偏低。

  收入是吸毒青少年难以回避的问题,纵观海南省吸毒青少年月均收入状况,即36.6%的吸毒青少年的月均收入不到1000元;38.2%的吸毒青少年的月均收入处于1000~3000元;月均收入在3000~7000元的占总人数的14.8%;月均收入在7000元以上的占总人数的10.4%。基于此,我们认为海南省吸毒青少年总体上的收入情形并不乐观,以低收入为主,但也不排除存有高收入青少年参与吸毒的现象。

  调查显示,14周岁以下的有23人,14~17周岁的有39人,18~28周岁的有286人,29~35周岁的有678人。虽然多数吸毒青少年的年龄位于29~35周岁,但仍然有62个未成年人存有吸毒行为,占总人数的6.0%,这个比例已经远远超出以往吸毒未成年人占吸毒总青少年的比例,并且14周岁以下吸毒青少年人数也是有增无减,由此吸毒青少年向低龄化方向发展。

  通过研究,我们对青少年吸毒的影响因素有了基本认识。结果表明海南省吸毒青少年群体特征为黎族吸毒人口数量位居少数民族之首,家庭结构多源自非独生子女家庭,文化程度结构偏低,收入结构以低收入为主,年龄结构日渐低龄化。青少年吸毒的影响因素依次为:(1)随着年龄增长,青少年吸毒的可能性越大;(2)青少年吸毒的概率随着自身文化程度的增加在不断减少;(3)经济状况越好的青少年越不容易吸毒;(4)社会身份与青少年是否吸毒之间存在显著性影响;(5)倘若单独分析家庭因素,家庭类型、家庭关系与家庭主要文化程度与青少年是否吸毒之间都存在着显著性影响,而将它与其他因素共同导入回归模型,家庭与青少年是否吸毒则没有关联,对青少年是否吸毒不发挥任何作用;(6)倘若单独分析学校和社区因素,学校性质、学校宣传方式以及社区吸毒环境与青少年是否吸毒之间也存在着显著性影响,而将它们共同导入回归模型,学校性质与社区吸毒环境对青少年是否吸毒的影响则有所减弱;(7)法律规定越严厉,青少年越不容易吸毒。这些结论基本符合我们的研究假设,出入最大的莫过于家庭因素,模型三揭示出家庭因素的相关性,而模型六显示家庭因素与青少年是否吸毒不存在直接关联。

 

  《中国青年研究》2016年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