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洛因吸毒人员的疼痛特征分析

  了解强制隔离戒毒所(强戒所)海洛因依赖患者慢性严重疼痛的检出率及特征。

  慢性疼痛与普通人群抑郁、生活质量恶化和自杀风险增加关系密切,也是吸毒者首次吸毒和戒毒者复吸的重要诱因之一。国外研究发现阿片类物质成瘾者临床显著的疼痛和慢性严重疼痛的检出率分别高达48.5%和37%,且伴疼痛的物质滥用者更容易多药滥用和伴发精神问题,因此疼痛是戒毒者重要的临床问题之一。国内学者一般将疼痛视为康复期海洛因依赖患者的稽延性戒断症状之一,鲜见有研究专门分析过海洛因依赖患者的疼痛问题及其健康危害。为弥补国内该领域研究的不足,增进临床对戒毒者疼痛问题的认识,本文对204例康复期戒毒者慢性严重慢性疼痛的流行病学特征进行了初步分析。

  整群纳入天津市戒毒所2011年4月至2012年5月收容的204例戒毒者,经送检材料和吗啡定性检测为海洛因依赖患者,评估时均已完成脱毒治疗后进入康复治疗已达半年以上,研究排除了伴有严重躯体疾病、脑器质性精神病的患者。该项目开展前获得了天津市安宁医院伦理委员会的批准,所有对象均知情同意自愿参加研究。

  般信息问卷:包括海洛因吸毒者的性别、年龄、文化程度、婚姻、健康自评、吸毒方式和吸毒年限等;(2)Zung氏抑郁自评量表:为国外Zung氏1965年编制的20个条目的抑郁症状自评问卷,每个条目按照1-4级评分,计分时将条目总分除以80得抑郁严重指数,指数才0.5及以上者为具有临床意义的抑郁情绪,SDS在国内具有良好的信效度;(3)慢性严重疼痛的评估:使用简明疼痛评估量表[13]的数字疼痛强度量表评估近一周疼痛最重时候的严重程度[0(不痛)~10(最剧烈)]和疼痛影响分量表评估疼痛对戒毒者的日常生活功能的影响[7条目,每个条目0(无影响)~10(完全影响)级评分]。目前流行病学研究中尚无疼痛评估的标准化方法,而疼痛判定标准的持续时间、强度和是否伴有社会功能损害和主观痛苦(即临床显著性)对其检出率影响很大;本研究目的在于指导临床实践,所评估的疼痛需具有临床显著性,参考既往两项研究和国际疼痛学会IASP慢性疼痛的定义,本文定义的“慢性严重疼痛”标准为对象报告的疼痛持续时间≥3个月、简明疼痛评估量表疼痛严重度评分≥5和疼痛影响分量表条目均分≥5。

  采用匿名问卷调查法,首先取得戒毒所管教的同意,之后向调查对象一对一讲解调查目的、意义、填表方法和注意事项,取得对象的知情同意后,在调查员的协助下独立自评完成问卷后面谈接受调查员的疼痛状况评估,最后由调查员现场核对问卷后回收。

  对象的基本特征及不同特征对象慢性严重疼痛的患病特征纳入分析的研究样本男性占61.8%,平均年龄29.4±5.5岁。204例样本中慢性严重疼痛患者检出81例,检出率为39.7%。特征分析显示,女性、少数民族、无业、身体健康差、目前有饮酒习惯、吸毒年限>7年和抑郁的对象慢性严重疼痛的检出率较高。

  戒毒临床实践中医务工作者容易习惯性地将戒毒者康复过程中出现的疼痛表现及相关主诉归咎于戒断反应的正常表现而忽视了对戒毒者疼痛的评估和治疗。文献显示的国内普通人群慢性疼痛和疼痛障碍(美国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四版)的检出率分别为52.9%~53.6%和3.85‰,但因上述研究的疼痛标准或过松(如未限定疼痛的强度和临床显著性)或过严(如采用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不能为本文海洛因依赖者慢性严重疼痛的检出率数据提供普通人群参照。但从本研究39.7%的慢性严重疼痛检出率数据本身来看,海洛因依赖患者确实具有较高的慢性严重疼痛患病风险,该结果也与国外美沙酮维持治疗机构37%的阿片依赖者的严重疼痛检出率接近。

  普通人群慢性疼痛的流行病学特征分析显示疼痛并非是简单的生理反应,而与多种社会、生理和心理因素有关。本文海洛因依赖患者慢性严重疼痛的患病特征分析发现不仅与普通人群类似,还发现戒毒者的物质使用特征也与其慢性严重疼痛有关,该发现说明仅仅将疼痛视为戒断反应的表现可能会低估了戒毒者疼痛问题的临床严重性。女性患者更容易罹患慢性严重疼痛可能与其雌激素水平有关,因雌激素与痛觉敏感有关;汉族和身体健康差的海洛因依赖者具有更高的慢性严重疼痛检出率则与Rosenblum等发现住院物质依赖者的慢性严重疼痛与其种族和慢性躯体疾病相关类似,民族/种族差异可能与不同文化对疼痛感知的影响有关,躯体健康与疼痛的关联则可能与躯体疾病本身伴发的疼痛有关;无业戒毒者较高的慢性严重疼痛检出率与Johannes等发现低社会经济条件与疼痛相关类似;有饮酒习惯的戒毒者其更容易伴有慢性严重疼痛,该关联考虑更可能是慢性疼痛导致了海洛因依赖者的饮酒行为,因酒精本身具有镇痛的药理作用;既往文献未有报道过吸毒年限与戒毒者慢性严重疼痛的关联,考虑该发现与吸毒年限长的戒毒者更重的戒断反应有关;伴有抑郁情绪的戒毒者具有更高的慢性严重疼痛检出率则与王立勋等的普通人群研究类似,考虑与疼痛和抑郁共用了某些神经递质(如五羟基色胺、去甲肾上腺素和多巴胺等)系统的生理学机制有关。

  本文的主要不足在于样本仅取自强戒所,未有纳入其他自愿戒毒机构的海洛因依赖患者,因而研究样本的代表性存在不足;其次,研究未有收集戒毒者的用药情况,如美沙酮和安眠药的使用,因此研究未能分析治疗因素与慢性严重疼痛之间的关系;第三,因仅是初步研究,本文只对吸毒者慢性严重疼痛的流行病学特征进行了描述性分析,并未采用多因素方法筛选吸毒者慢性严重疼痛的危险因素。虽有不足,但本文还是发现了强戒所康复期海洛因依赖患者较高的慢性严重疼痛患病风险,且疼痛与社会、生理、心理和吸毒特征因素有关,提示戒毒机构的医务工作者应对海洛因依赖患者较高的慢性疼痛问题引起足够重视,戒毒干预还应重视慢性疼痛的评估和治疗,这样才能有效促进戒毒者身心健康的全面恢复。

 

  文章来源:中国疼痛医学杂志201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