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犁地区吸戒毒人员HIV感染艾滋病调查

了解伊犁地区戒毒人员HIV感染状况以及伊犁地区戒毒人员的人口学特征和地域分布,为制定干预措施提供科学依据。

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位于祖国的西北边陲,是我国唯一的副省级自治州,伊犁州直属2市8县,面积为5.67万平方公里,人口276.3万,为少数民族聚居区。毒品传播是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和少数民族流动人群中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主要途径之一。新疆是全国艾滋病疫情最为严重的省区之一。据报道,全疆艾滋病疫情维持较高水平,局部地区流行较为严重,其中伊宁市、伊宁县、霍城县始终处于高流行状态。伊犁州直为全疆病例报告数最多的地区,主要传播途径为静脉吸毒,占51.8%。本研究对伊犁州2005-2012年1414名戒毒人员HIV感染现状及其人口特征、地域分布进行调查,拟为该地区艾滋病防治工作效果评价提供科学依据。

 

2005-2012年伊犁州戒毒中心的戒毒人员共1414人,其中男性1338人,女性76人,维吾尔族995人,回族246人,东乡族86人,汉族64人,哈萨克族16,其他民族7人。调取伊犁州戒毒中心戒毒人员数据库,筛除期间复戒人员人数。抽取戒毒人员的血样均采用酶联免疫法进行HIV感染测定。

 

2005-2012年,伊犁地区戒毒人员总数为1414人,2005-2011年戒毒人员总体呈下降趋势,2012年戒毒人员最多,占19.2%,其次是2005年(占15.7%);初筛试验阳性例数609人,占43.1%,其中2005年感染人数最多,占总感染人数的19.7%。

 

伊犁地区男性的戒毒人数明显高于女性;不同年龄中,31-40岁之间的戒毒人员所占比重较高,达42.9%,其次是20-30岁和41-50岁,分别占31.8%和21.3%,可见伊犁地区的戒毒人员主要由青壮年构成;按民族来分,维吾尔族占伊犁地区戒毒人员的绝大部分,占70.4%,其次为回族,占17.4%;戒毒人员中已婚人士达2/3(占62.9%);农民、无业和个体3类人群成为吸毒人员的主要组成部分,分别占42.5%、26.1%和21.4%,且普遍文化程度比较低,近一半吸毒人员是小学文化水平(占45.3%),其次是初中文化水平(占30.5%)。

 

况处于不同地域的县市,其感染率不同,处于中心县市的感染率较高,达45.2%,比边境县市感染率高6.7%。不同经济水平地域之间的戒毒人员感染HIV的概率相差不大,经济水平较高区域的感染率相对也高一些。

 

吸毒人群是艾滋病感染的高危群体。本调查结果显示,2005-2012年期间,伊犁地区戒毒人员HIV感染率呈下降趋势,与倪明健报道的新疆吸毒人群艾滋病感染率与既往新疆吸毒人群HIV感染率比较已有较大程度降低结果一致。与新疆近年来持续开展的减少毒品危害措施有关表明在戒毒人群中针具交换、美沙酮维持治疗、宣传教育等防治措施取得一定效果。但在1414名戒毒人员中,43.1%的HIV感染者的现况仍然不容乐观。

 

从人口学特征的调查结果显示,维吾尔族戒毒人员占总戒毒人员的70.4%,其次为回族,占17.4%,并且维吾尔族男性居多,年龄在20~40岁之间的占74.7%。从职业、婚姻状况和文化程度来看,已婚农民、文化程度低的人员是吸毒的高发人群。从以上戒毒人员的情况发现,HIV感染的戒毒人员中,女性相对男性感染率高,31-50岁的人员感染率超过50%以上,少数民族HIV感染率明显高于汉族,维吾尔族戒毒人员感染率接近半数,与倪明健的研究结果维吾尔族吸毒者感染HIV的风险高于汉族一致,为伊犁地区的艾滋病防控工作重点描绘出了大致轮廓。女性戒毒人员虽然明显少于男性,占总人数的5.4%,但女性感染HIV的风险占全部感染人数的55.3%,主要原因为女性吸毒者可能依靠性服务或卖淫获取毒资,隐蔽性更强,难于接触,高危性行为发生率高于男性,异性性传播近年已成为艾滋病的主要传播途径,而且女性比例逐年增加,艾滋病疫情正由高危人群向一般人群蔓延,因此,对于女性戒毒人员这个群体不容忽视。艾滋病与社会经济发展能力、文化适应密切相关,少数民族中的艾滋病流行处境不容乐观,必须与伊犁地区少数民族特殊的历史、文化、社会、生存状态联系起来,制定适合伊犁地区少数民族的艾滋病防治政策,推广针对性的艾滋病防治模式。

 

从地理分布来看,中心县市的戒毒人数和HIV感染人数均高于边境县市和疆内其他县市,中高经济水平地区的戒毒人数和HIV感染人数均高,这可能与中心县市的人口密度较大,流动人口多,相对弱势群体人数也多的因素有关。少数民族相关艾滋病问题既是民族学、人类学等学科应当关注的重要问题,也是人口学、社会学、经济学、宗教学、政治学等多学科需要探讨的问题。以上调查描绘出当前伊犁地区吸毒人群所遭受艾滋病感染方面的基本情况,为强化对这一易受伤害的群体展开艾滋病防范工作提供了依据,所描述的人口学特征数据的差异也在制定当地艾滋病防控方面的政策设立了经验基础。

 

针对世界卫生组织关于《重点人群艾滋病预防、诊断、治疗和关怀综合指南(2014)》中5个人群的定义,本次调查就涵盖了至少2个人群。自2006年起,中央、自治区和地方政府每年都在艾滋病防治工作上投入大笔专项资金,不断完善医学检测网络,加大监测力度和防治知识的宣传力度,艾滋病防治工作已经取得了一定成就。在综合干预措施方面,伊犁州直卫生系统应从卫生预防、健康管理方面给予相应的干预措施,提供更加有效、更可接受的综合服务,扩大覆盖面,解决当前在服务获取当中的不公平现象。同时,提高吸毒HIV感染者/AIDS患者的抗病毒依从性,以综合评估、心理辅导至行为治疗的顺序系统地运用心理行为干预,消除阻碍治疗的心理、社会因素,常可以收到较好的效。

 

从营造支持性环境的策略方面,应在整个社会的预防宣传群体作出战略调整。在资金和专业力量投入、宣传内容和宣传方法上,更加侧重被监禁群体、吸毒群体和文化程度较低的群体,对其中少数民族给予特殊重视。积极探索建立适合各群体的健康教育模式,避免出现在健康教育过程中的“知信行脱节”问题。如对于文化程度较低的中年群体,文字内容较多的宣传传播效果有限,应选择通俗易懂的、本土化的、能够有效预防和改变特定危险群体中的特定危险行为的宣传教育方式和宣传品,同时调动各地区、各级领导和普通群众的积极性,包括调动各类高危险群体的积极性。

 

反对对重点人群的歧视,给予适当的人权保护,消除对重点人群的污名、歧视和暴力行为,同时反对所有与艾滋病有关的社会歧视(包括反对对艾滋病人、对病毒携带者、对吸毒者、对性工作者、对同性恋者、对艾滋病人家属和孤儿的歧视),并在此基础上,为她们提供可及、可用的和可接受的卫生服务,以及鼓励家庭、社会的支持援助,促其顺利回归主流社会。

 

社区作为社会管理创新的基本单元和主要场所,在协调社会关系、规范社会行为、化解社会矛盾、解决社会问题等诸方面,具有其他单位或组织不可替代的优势,已成为政府做好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工作须臾不可少的好帮手,在防治吸毒、HIV感染重点人群管理、预防、治疗、关怀方面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应最大限度地强化并发挥其重要的基层作用力量,将艾滋病防控工作的关口前移至社区。

 

文章源自:现代预防医学2016年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