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击对戒毒效果好吗_在那里可以购买戒毒试纸

 

电击对戒毒效果好吗

 

 

 

  随着目前新型毒品层出不穷,我国吸毒人口也在不断地增加,有关吸毒人员的研究也日益渐增。为了保证社会治安稳定,我国建立了强制隔离戒毒所。这样,戒毒所强制戒毒人员心身健康水平的发展成为不少戒毒工作者的研究重点。目前,国内利用tDCS进行戒毒人员康复治疗的研究还比较少。所谓毒瘾好除,心瘾难戒,在毒品的荼毒下,正确帮助戒毒人员进行心身康复是很多戒毒工作者不可忽视的重要任务。怎样更好地帮助戒毒人员战胜心瘾,建立积极向上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维持和提高戒毒人员的心理健康水平需要研究人员坚持不懈地探索。

  经颅直流电刺激是一种非侵入性刺激方法并具有极性特征,其阳极对大脑皮质具有积极效应、阴极对大脑皮质具有消极效应。利用弱电流刺激大脑目标区域引起脑兴奋性的改变,从而达到对疾病的治疗和缓解目的。经颅直流电刺激作为一种新的,无创的,有效的方法被广泛应用于因为各种原因而导致的神经系统损伤患者的临床研究治疗中,并为这些患者的康复带来新的希望,目前tDCS主要应用于治疗中风、癫痫、重度抑郁、成瘾和饮食障碍等,都有显著的疗效。tDCS在认知功能上的研究也几乎涵盖了所有心理学研究方面。研究证明,tDCS对认知功能具有积极地影响,包括视觉功能提高、记忆力增强、思维活跃程度的改善,被很多tDCS业余爱好者所用来进行认知功能的提高,特别是常常需要创新思维的工作者。

  tDCS具有刺激效果明显,几乎无不良副作用,设备便携,购置费用较其他仪器较便宜等优点。tDCS也有不足的地方——刺激范围难以准确控制。对于某些刺激区域来说,电极片可能过大导致正负电极之间电流的相互影响。tDCS刺激期间电极片接触部位产生痛感也是其缺点所在。可能导致被试刺激期间注意力无法集中。

  吸食毒品后人体会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通透和畅快感,这要归于大脑中的奖赏系统。奖赏系统也称边缘系统多巴胺奖赏回路,是包括伏隔核,尾状核,壳核,丘脑,下丘脑,杏仁核等大脑深部核团以及内侧前额叶等部位共同组成的神经网络,其功能是加工与奖赏有关的刺激。

  在脑成像研究中发现,这些脑区在加工与快乐相关的内容时会发生明显的活动增强,如吸食毒品、面对可口的食物和观看搞笑视频漫画时。吸食毒品后,在毒品的影响下,大脑分泌多巴胺刺激奖赏回路,导致吸毒人员精神亢奋夜里难以入眠,长期以往导致思想透支,积劳成疾,接踵而来就是药性一过,出现情绪低落、食欲减退、失眠、注意力不集中、臆想、狂躁等症状。

  经历过吸毒时的快感,再体验未吸时的空虚,使的这种落差更加明显,并且长期吸食毒品导致奖赏系统对毒品的耐受性提高,吸毒人员不得不吸食更大剂量的毒品来获得同样的快感。在身体承受巨大变化的同时,随之而来的副作用更是使得吸毒人员心身健康水平每况愈下。研究发现,药物依赖患者复吸率达到90%以上,在对戒断后期的戒毒人员调查中发现渴求、失眠、焦虑、情绪低落、食欲差和身体不适等情况的出现是导致复吸的重要原因。加之,戒毒所管理严格封闭,生活单一枯燥,气氛压抑沉闷,也是容易形成戒毒人员心情低落、烦躁,食欲减退,神经衰弱,失眠等情况的原因之一。帮助吸毒人员缓解和克服以上症状是戒毒能否成功的关键之处。

  吸毒导致的副作用使得戒毒人员病痛难忍、负面情绪强烈,随时可能自伤自残,这在戒毒所屡见不鲜。鉴于戒毒人员普遍心理调节能力较弱,仅仅只进行心理疏导是远远不够的。本研究综合tDCS在治疗抑郁、进食障碍和睡眠障碍等临床研究成果进行研究设计,探讨tDCS对戒毒人员心情、食欲和睡眠质量恢复的影响。西南大学心理学部成瘾研究与康复中心在四川省某强制隔离戒毒所筛选符合条件被试40人,研究采用随机抽样方法,问卷发放40份,回收有效问卷39份,有效比例97.5%。为了方便直观的向戒毒人员呈现量表内容,量表使用视觉模拟量表进行编制。问卷内容包括心情、食欲和睡眠质量等共14题,题目如下,测量心情:心情轻松、愉快;测量食欲:食欲好、吃饭香;测量睡眠:晚上睡眠好;量表使用10点记分,其中0代表一点不好,10代表非常好。自制量表内部一致性系数0.781,量表表面效度良好。在本次实验中数据录入时只将与心情、食欲和睡眠质量相关的数据录入计算机进行分析。

  四川省某强制隔离戒毒所在所人员约3000名,其中约1000名为艾滋病患者,本实验未将艾滋病患者纳入被试范围。被试在其余各大队(6个大队,每队大约300人)筛选,满足右利手、无任何身体残疾、无传染病、无精神障碍记录等条件,共选出60人,经戒毒所警官筛选排除疑似具有攻击性被试后剩下40人,年龄分布在20岁到50岁之间,平均年龄34.2岁,实验期间一人离所,实测39人。对39名男性戒毒人员的年龄、吸食毒品种类、戒毒时间和开始吸毒年龄进行统计(人口学变量资料来源于戒毒所)。

  每位被试共接受10次刺激,每三天一次,每次20分钟,电流强度设为2.0mA。首先将海绵片放于氯化钾溶液中侵泡30分钟以上,以保证海绵片能够充分导电。后将电极片阴极固定于被试头部左侧DLPFC处,该刺激点定位以国际脑电图学会绘制的10/20系统法F3坐标为准、阳极固定于被试头部右测DLPFC[17],该刺激点定位以国际脑电图学会绘制的10/20系统法F4坐标为准。实验开始前,要求被试填写知情同意书,同意书内容与实验目的无关,如:是否头部受过重伤或患有癫痫等。被试按顺序被随机分为两组,真刺激组(实验组)和假刺激组(控制组),其中实验组20人,控制组19人(分组完成后一人离所)。两组实验步骤完全相同,真假刺激电流相同,不同之处在于假刺激只在刺激开始前40秒和后40秒有电流刺激,被试均有痛感,排除被试私下交流获知实验分组导致的误差。实验采用被试单盲法,主试除指导语外和被试无其他言语交流。

  刺激疗程结束后,要求被试填写VAS量表。其中自变量为真刺激组和假刺激组,因变量为心情、食欲和睡眠质量。

  在食欲水平上真刺激组和假刺激组差异显著,与实验假设结果相符,tDCS对戒毒人员进食状况有显著影响。强制隔离戒毒期间,戒毒人员会不同程度的表现出厌食、食欲下降等症状,接受刺激后,真刺激组与假刺激组表现出显著差异,这与tDCS在治疗饮食失调上的研究结果一致。实验结果显示tDCS对于戒毒人员食欲恢复具有积极效应。

  睡眠质量上真刺激组和假刺激组差异显著,与实验假设结果相符,tDCS对戒毒人员睡眠质量影响效果显著,即对戒毒人员失眠具有积极作用。

  在心情维度上真刺激组和假刺激组差异不显著与预期实验结果不相符,造成此结果的原因可能由于戒毒人员每天需完成固定工作任务,压力较大,加之刺激期间占用其工作时间(至少半天不能出工),工作任务则需加班完成,给戒毒人员造成了一定困扰。其次,可能因为自由受限,并且戒毒所管理严格导致整体气氛压抑,这些都是可能导致心情变化量差异不显著的原因。

  实验的优势在于设有刺激对照组,排除了因社会期许效应、主试效应和安慰剂效应所造成的误差。其次,实验没有前测,避免了练习效应和被试效应。

  实验不足之处在于tDCS实验前无前测,只在刺激结束后要求被试通过回忆的方式填写刺激之前感受与刺激之后感受,容易造成被试回忆不准、后测影响回忆等情况。实验进行过程中实验环境的嘈杂声也是此次实验的不足之处,由于被试人员的特殊性,为保证主试安全,实验被安排在民警值班室,无法满足安静环境进行实验可能也是造成实验结果不符合预期的原因之一。

  由于戒毒人员身体状况的多样性,实验结果仅说明了tDCS对一部分戒毒者戒毒康复的影响,该结果推论到群体中还需进一步验证。

  本次实验结果基本符合实验假设,并且在前人关于tDCS治疗抑郁、进食失调和睡眠障碍的基础上,将tDCS应用于帮助戒毒人员戒毒康复上。实验结果证明,tDCS对戒毒人员在饮食和睡眠质量恢复具有显著影响。至于在心情水平上差异不显著的原因还有待考证,一方面可能受工作任务的影响,一方面可能因为戒毒所整体气氛压抑的影响,也可能由于被试本身情绪较稳定的原因(多次进所强制隔离)。

  在本次实验中有47.4%的被试既吸食海洛因又吸食冰毒,难以将其进行单独分析(被试数量有限)。所以在本次实验中没用将吸食冰毒和吸食海洛因的被试进行分开实验。接下来,我们将会单独对吸食海洛因人员和吸食新型毒品人员分别进行tDCS干预治疗,探究tDCS对吸食不同种类毒品的戒毒人员戒毒康复的影响。并且在以后的研究中会优化完善设计方案,更全面的考虑问题。我们期望,未来会有更多新方法帮助戒毒以及戒毒过程中产生的各种心身问题,也许会有更有效的方法用于治疗吸毒带来的负面影响,更好的帮助戒毒人员戒除毒瘾,早日重返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