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注册吸毒人员HIV艾滋病检测结果分析

了解重庆市强制隔离戒毒人员hiv感染 情 况,为控制hiv在强制隔离戒毒场所的传播与蔓延提供科学依据。

HIV感染在普通人群中处于低流行水平,在高危行为人群中处于较高水平。在目前发生的艾滋病感染者中,大约98%是经过吸毒和性传播的,而经注射吸毒仍然是中国艾滋病传播的主要方式之一。这表明,如何做好吸毒人员的艾滋病预防与控制,特别是强制隔离戒毒人员,将直接关系到我国艾滋病的预防与控制成效。为了及时了解强制隔离戒毒人员感染情况,为强制隔离戒毒场所管理人员采取相应的防护措施提供依据,为防止职业暴露提供信息,为制订艾滋病防治措施和政策提供依据,本课题组于2013~2015年对重庆市13182例强制隔离戒毒人员进行HIV抗体检测,现将检测结果报道如下。


选择2013年1月至2015年12月新收入重庆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强制隔离戒毒人员13182例,全部符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阿片类物质依赖诊断标准。其中男11423例(86.66%),女性1759例(13.34%);年龄16~60岁,平均(37.23±9.26)岁。


严格按《全国艾滋病检测技术规范)2009年修订版的要求操作,强制隔离戒毒人员入所后1个月内由初筛室统一集中采集静脉血3~5mL,分离血清,先用酶联免疫吸附试验试剂进行筛查,对筛查阳性反应的标本再进行复试,初筛HIV抗体阳性者送重庆市合川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HIV抗体确认实验室确认。


2013~2015年共检测强制隔离戒毒人员13182例,确证HIV抗体阳性者363例,阳性率2.75%,其中男阳性者298例、阳性率2.61%(298/11423),女阳性者65例、阳性率3.70%(65/1759),男女性别比为4.58∶1.00。2013年检测出HIV阳性者85例,阳性率3.30%;2014年检测出HIV阳性者144例,阳性率3.10%;2015年检测出HIV阳性者134例,阳性率2.25%。


布2013~2015年强制隔离戒毒人员确证HIV抗体阳性的363例中,年龄19~57岁,以30~49岁者居多,299例,占感染者总数的82.38%。


363例HIV感染者中,有注射吸毒史的有321例,占感染者总数的82.38%,其他方式吸毒42例,占感染者总数的11.57%。


363例HIV感染者中,单纯吸毒传播的8例,占感染者总数的2.20%,吸毒兼性乱传播的355例,占感染者总数的97.80%。


2013~2015年新收入重庆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人员共计13182例,男性11423例、占总数的86.66%,女性1759例、占总数的13.34%,而HIV抗体检测结果阳性率达2.75%,男性阳性率2.61%,女性阳性率3.70%,均远远高于全国一般人群感染率(0.05%),不同年度戒毒人员HIV感染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抗体阳性者男性占82.09%(298/363),女性占17.91%(65/363),该人群存在高危行为。及时检测出HIV抗体阳性者,对戒毒场所实行集中统一隔离管理,制订合理的防控措施,为防止艾滋病在戒毒场所内传播和蔓延提供有力保障。


本调查结果显示,HIV感染者中年龄19~57岁,29岁以下的吸毒者HIV感染率较低,可能是由于该部分吸毒者年龄较小,吸毒时间较短,且以吸食(非注射)毒品有关,还可能与对HIV感染的预防认识提高有关。而HIV抗体阳性以30~49岁者居多,正处于性活跃期,他们是HIV在吸毒人群和普通人群之间传播的重要桥梁之一,而且吸毒以注射为主,占感染总数的88.43%,性乱行为在吸毒人群中也较为普遍,安全套的完全使用率不高,是向其他人群传播性病的“传染源”,因此加强对场所戒毒人员艾滋病防治知识教育和性道德教育,增强其社会责任感,将降低艾滋病从高危人群向一般人群传播的危险。


强制隔离戒毒人员是一个特殊群体,人员结构复杂,受教育程度低,自我保护意识不强,这部分人群在强制戒毒所内能够统一集中管理,但一旦解除强制隔离后,他们一方面可以通过共用注射器、性途径引起相互传播,另一方面也能将HIV传播到性乱人群和普通人群,从而导致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增加了艾滋病的传播机会,这又提出了对解除强制隔离戒毒人员HIV感染后如何管理的新课题。


已有事实证明,共用注射器吸毒是注射吸毒者传播艾滋病的主要途径,降低共用针具比例,提高安全套的使用率已被证明是降低吸毒人群HIV感染危险的有效措施。宣传教育和改变危险行为是预防HIV流行传播行之有效的措施,因此,建立有效的被强制隔离艾滋病患者和感染者解除后的管理模式,在解除前强制戒毒所开展多种形式的艾滋病宣传教育,使他们了解共用针具、不安全性行为的危害,提高艾滋病防治知识。但监管人员不具备或不完全具备开展艾滋病防治宣传工作的能力,因此应加强场所和疾控部门合作,密切配合,让其了解如何寻求疾控部门的帮助,加强当地的戒毒和艾滋病宣传力度,帮助他们远离毒品,远离艾滋病,回归社会,将解除强制隔离后产生二代传播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对我国艾滋病的综合防控意义深远。

 

本文出处:《国际检验医学杂志》2016年8月第37卷第1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