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食冰毒的人的口腔冰毒牙齿治疗情况

毒品滥用已经成为全球性的社会问题。毒品对人体的危害已得到公认,口腔健康作为身体健康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毒品滥用也增加了吸毒人员对口腔疾病的易感性。


有报道指出,从1990-2012年,我国登记在案的吸毒人数从7万人激增至209.8万人,增长近30倍,据估计2014年底我国的实际吸毒人数超过1400万。口腔健康问题是吸毒人员主诉最多的健康问题之一,但目前的文献中有关我国吸毒人员健康状况的报道较少。本文调查了某强制戒毒中心收治的199名男性吸毒人员的口腔健康状况,并对口腔相关疾病的危险因素进行分析。

选择2014-07在浙江某市强制戒毒中心的199名戒毒人员,均为男性,19-55岁,平均(34.14±7.45)岁。

根据WHO《口腔健康调查基本方法》及第3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标准,结合戒毒人员实际情况设定口腔疾病调查问卷。现场以问卷方式询问并记录:①教育水平;②毒品种类、吸食方式及时间;③刷牙、漱口、使用牙签、洁牙等口腔卫生习惯;④过去1年牙龈出血情况;⑤全身性疾病、睡眠、饮食、排便等全身情况。

由2名经过培训并通过标准一致性检验(Kappa值≥0.85)口腔专业医生使用统一配置的牙科诊疗椅、照明灯、一次性检查盘(探针、镊子、平面口镜)和社区牙周指数(CPI)探针进行口腔检查。检查内容:①口腔黏膜;②龋失补、楔形缺损、磨损、阻生齿及口腔修复情况;③牙龈出血、牙结石、牙周袋深度和牙齿松动情况。

199名吸毒者的吸毒时间从4个月到20年不等,平均吸毒时间(5.00±3.65)年;自述全身状况不佳者达82.91%。

199名吸毒者中平均龋损牙(2.51±2.77)个;平均失牙数(2.75±3.69)个;平均龋失牙数(0.29±0.94)个;龋失补总牙数1103个,龋失补均5.54±5.10。其中3人接受单冠修复,10人接受单桥体修复,6人接受多冠/桥修复,2人接受部分活动义齿修复,3人接受上颌或下颌总义齿修复。

吸毒人群是一类特殊的群体,吸毒严重损害人们的身心健康,影响人们的精神活动。吸毒者的身体抵抗力会明显降低,易于发生各种疾病。毒品本身并不会引发口腔疾病,但吸毒人员由于生活方式的改变,往往忽视口腔卫生。另外,由于吸毒者经常处于兴奋状态和对能量的需要,对甜食、饮料的需求明显增加,加上吸毒者的唾液分泌量和pH值降低,口腔局部环境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易于诱发“冰毒口(methmouth)”等口腔疾病。本次调查的戒毒人员患龋率高达86.93%,平均龋损牙(2.51±2.77)个(单人最多达21个),平均缺失牙(2.75±3.69)个(单人最多达25个),平均龋补牙数(0.29±0.94)个,平均龋失补牙数(5.54±5.10)个。参考第三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资料,与浙江省35-44岁年龄组男性普通人群的相应指标(患龋率为33.9%,平均龋损牙1.44±2.14,平均失牙数2.28±2.30,平均龋补牙数0.53±1.21,龋均4.25±3.67)相比,本组戒毒人员的患龋率、龋损牙数、龋失牙数和龋均高于相似年龄的同性别普通人群,但龋补牙数均低于普通人群。本调查中牙结石、牙龈出血及牙周袋(袋深4mm)的检出率分别为98.49%、97.99%、37.69%,而浙江省35-44岁年龄组男性普通人群的相应指标分别为98.70%、82.10%、32.30%。上述结果提示,吸毒人群的龋病、牙周病发病程度明显高于普通人群,而且这类人群常常不重视口腔疾病的及时治疗。本调查中69.33%的吸毒人员每天仅刷牙≤1次,仅7.04%的吸毒人员每次刷牙>2min,仅4.52%的吸毒人员能保证每年洁牙≥1次,这些数据进一步证明吸毒人员多数不重视口腔卫生的维护。

本结果显示,吸毒时间越长,龋病、楔缺、牙齿重度磨损以及牙周病的严重程度越高。该结果与章和平、SmitDA等的结果相似;吸毒人员出现牙齿重度磨损可能与他们长期处于精神亢奋状态有关。本结果还显示刷牙次数偏少也是龋病、牙周病的危险因素,进一步证实了良好的口腔卫生习惯对口腔健康的重要意义。本调查中自述存在紧张焦虑的吸毒人员的牙周袋、牙齿松动水平明显轻于自述无紧张焦虑者,该结果与以往研究中中重度牙周炎患者焦虑水平高于对照人群,精神焦虑可能是牙周炎影响因素的结论相反,鉴于自述的紧张焦虑未必能代表真实的紧张焦虑水平,这一结果尚需在后续的研究中进一步求证。

本组吸毒人群自述的全身健康问题除大便干燥或不成形比率高达19.10%外,其他状况如肝炎、心脏病、高血压等并未明显高于普通人群,这可能与近年来吸毒方式的变化有关,本组吸毒人群中99.50%的人是通过烫吸的方式吸食毒品的,相比注射吸毒而言,这种方式引起血液传播性疾病(如肝炎等)的几率大大降低。

文章摘自牙体牙髓牙周病学杂志2016,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