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愿戒毒者的心理和情绪调控情况

自愿戒毒者的心理韧性水平较低; 自愿戒毒者的心理韧性水平对其内隐的消极情绪有一定影响,表现为低心理韧性自愿戒毒者对消极情绪词具有一定的趋向性。

毒品吸戒问题对社会的影响日益凸显,有关毒品的脱瘾治疗正是当前科学亟需解决的问题。其中,由于心理韧性有助于在逆境中也保持积极适应和心理健康,因此正成为毒品依赖研究中的重要内容。心理韧性是伴随着积极心理学而产生的,指一个人在经历严重创伤性事件之后表现的生存和适应的能力。心理韧性是毒品依赖研究的重要内容。既往的研究指出了心理韧性和戒毒行为是相关的,如Hodder等对吸食烟草、酒精和大麻的高中生进行心理韧性干预,发现干预提高了他们的心理韧性得分,并降低了他们对那些物质的使用程度新近的研究发现,心理韧性在脱毒治疗中起着保护性的作用,心理韧性越高,吸烟频率和尼古丁依赖性更低。心理韧性研究也有助于评估戒毒者的心理适应水平,更好帮助戒毒者回归社会。可见,心理韧性在毒品依赖领域的研究非常重要。

除了心理韧性,情绪也是毒品依赖研究中的另一个重要内容。有关戒毒者的情绪研究,既往研究指出了戒毒者的情绪情感比较消极,绝大多数戒毒者存在一定程度的抑郁,且部分处于重度抑郁状态。但是,大部分情绪研究所测量的是戒毒者的外显情绪。实际上,戒毒者对毒品的外显态度和内隐态度倾向于分离且相互独立,这表明戒毒者具有掩饰其内心真实情感的可能性。因此,有关该群体的内隐情绪测量便显得很有必要。

内隐情绪可以由情绪Stroop效应较好地检测出来。情绪Stroop效应是指,相比于被试对中性词字体颜色的判断,他们对情绪词的字体颜色判断的反应时会明显延长。情绪Stroop效应其实是一种注意偏向,如果被试内心情感状态与呈现刺激所隐含的情绪词语相吻合,被试更容易对这个情绪词语产生注意偏向,这时被试对情绪词语的反应时将延长,这时,被试对情绪词语的反应时便间接反映了其内隐情绪状态,如Williams等发现,具有情绪障碍的被试,情绪信息对颜色命名的干扰效果很显著,而正常被试则比较少见,这正是内隐情绪影响下的注意偏向。

可见,心理韧性和内隐情绪是毒品依赖研究中的重要内容。相关研究曾调查了强制戒毒人员的心理韧性并对劳教戒毒人员的心理韧性进行了分析,有关研究探讨了强制戒毒者的心理韧性与心理一致感、应对方式和社会支持等的关系。但是,很少有研究探讨自愿戒毒者的心理韧性及其与内隐情绪的关系。因此,本研究以50名自愿戒毒者为有效被试,通过心理测量和行为实验,试图解决以下问题:自愿戒毒者的心理韧性水平如何?自愿戒毒者的心理韧性是否影响着其内隐的积极和消极情绪?这种影响机制是怎样发生的?

筛选出有效被试50名。年龄分布在19-37岁,男性自愿戒毒者47人,女性自愿戒毒者3人,视力或矫正视力均正常,右利手,无色盲或色弱者。所有戒毒者在参与实验和调查时均知情同意,且处于毒瘾发作间歇期。

本研究表明,自愿戒毒者的心理韧性虽然有部分得分较高,但总体水平偏低,这与高云鹏的研究一致。其心理韧性水平偏低的原因,可能是戒毒过程中感到应对、适应和恢复正常生活的压力;还可能是因为戒毒人员的一些负面的人格特征和应对方式,如自我认识和自我评价比较负面,消极情绪情感比较多,行为懒散,缺乏意志力等。自愿戒毒者比劳教戒毒者心理韧性水平高,这可能与他们的求治动机和社会支持有关。劳教和强制吸毒者大多比较孤独,故缺乏社会责任感和社会支持。而多数自愿戒毒者有亲人陪伴,能够获得一定的社会支持,能更好去应对和适应。杨波等人指出,人格、社会支持和非理性信念这3个因素可以共同解释男性戒毒劳教人员药物渴85%的变异。因此,自愿戒毒者比劳教戒毒者获得更多的社会支持,更具有脱毒的可能性,相应地,其心理韧性也较劳教戒毒者高。

心理韧性影响情绪Stroop效应量,低心理韧性的自愿戒毒者具有正Stroop效应量,高心理韧性的自愿戒毒者具有负Stroop效应量,两者在消极情绪词语效应量中存在边缘性显著差异。

情绪心理学的研究指出,情绪会导致注意和直觉的范围更加狭窄。情绪Stroop效应正是由于这种注意的偏向性造成的。选择性注意理论认为,之所以出现情绪Stroop效应,是由于与威胁相关的刺激能够迅速、自动地捕获注意,使得注意在这些刺激上停留的时间较长,从而影响了对颜色的辨认速度,使得反应时加长。本研究指出了低心理韧性被试对消极情绪词反应更长,而对积极情绪词语反应则无差异,这说明低心理韧性自愿戒毒者在消极词汇上具有情绪偏向性,消极情绪词作为一种威胁性刺激影响自愿戒毒者的颜色判断,即对消极情绪具有趋向性,反映其内隐的消极情绪较多。

心理韧性低的自愿戒毒者,在戒毒康复过程中消极应对,往往带有更多的消极情绪。由此导致其在情绪Stroop任务中对消极情绪词语产生自动的接近行为,从而短时间忽略了词语的颜色,反应时随之增长。

再者,心理韧性低的自愿戒毒者,长期的毒品依赖也可能对他们的大脑(尤其额叶)造成伤害。而额叶部分功能的失调,进一步影响到他们的注意等高级认知功能。因为神经心理学的研究指出,“热”执行功能需要情感、动机等成分参与,可以采用情绪Stroop任务来测量。脑损伤的实验表明,“热”执行功能主要受眶额皮层的调节,注意、推理、执行功能等高级认知功能是由人的大脑额叶区所负责的。可见,自愿戒毒者脑功能的损伤,可能使他们在情绪Stroop任务中出现注意偏向,无法很快将注意力集中在词语的颜色判断上,导致反应时延长。

本研究结合心理测量法和实验法,对自愿戒毒者心理韧性水平高低对其情绪Stroop效应的影响进行研究,结论如下:①自愿戒毒者的心理韧性水平偏低;②自愿戒毒者的心理韧性对情绪Stroop效应量有一定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