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青少年吸毒情况分析

甘肃省是毒品违法犯罪的“重灾区”,青少年涉毒问题日益突出,已严重影响了当地的经济文化发展和社会进步。

2016年2月18日,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发布了《2015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从毒品滥用、毒品来源、毒品贩运等几个方面分析了中国毒品形势,其中青少年毒品违法犯罪势头尤为迅猛:一是吸毒人员低龄化特征突出。在全国现有234.5万名吸毒人员中,不满18岁的有4.3万名,占1.8%;18岁到35岁的有142.2万名,占60.6%。二是贩毒主体以青少年和农民为主。2015年,全国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员19.4万名,其中,18岁以下未成年人3588名、18岁至35岁以下人员11.5万名,35岁以下人员数量占被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员总数的61.3%。由此可见,遏制青少年毒品违法犯罪已迫在眉睫。甘肃是全国毒品危害严重的6个省份之一,在国家禁毒委员会和公安部确定的全国13个毒品问题重点整治地区中,甘肃就有两个。因此,研究甘肃省青少年涉毒问题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一、甘肃省青少年涉毒问题的现状
甘肃省位于祖国西部地区,地处黄河中上游,地域辽阔,东接陕西,南邻四川,西连青海、新疆,北靠内蒙古、宁夏。甘肃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省份,其中东乡族、裕固族、保安族是甘肃特有的少数民族,现有54个少数民族,少数民族总人口219.9万,占全省总人口的8.7%。

受国内外毒情的消极影响,甘肃省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一是“金三角”地区毒品渗透势头加剧。随着东南沿海等地贩毒团伙在“金三角”贩运毒品种类转向合成毒品后,甘肃、宁夏、新疆等西北籍人员跃居成为操控贩运海洛因的主要群体,进入或途经甘肃省大宗毒品增多,给甘肃省禁毒工作带来新的压力。2014年甘肃省破获的30余起公斤级以上海洛因案件,毒品均来自该地区。2015年已缴获来自该地区的海洛因100余公斤。二是吸毒人员呈增长趋势。甘肃省登记入库吸毒人员近5.4万人,2014年新增吸毒人员3800余人。甘肃省吸毒人员超过千人的县区达到19个,500人至1000人的达到13个,吸毒人员的快速增加,进一步拉动毒品消费,刺激毒品贩运。三是合成毒品快速蔓延。2014年,甘肃省除甘南外的13个市州共破获合成毒品案件280余起,缴获各类合成毒品(折合为冰毒)近26公斤,抓获犯罪嫌疑人320余人,同比分别上升近50%、30%和20%,冰毒缴获量创历年新高。2015年以来已破获冰毒案件近170起,缴获冰毒等合成毒品40余公斤,是去年同期的3倍多。截至2015年9月,甘肃省35岁以下吸毒人员8000多名,占吸毒人员入库总数的15.4%;18岁以下吸毒人员36名,占入库总数的万分之6.2。根据全国禁毒信息管理系统中抓获刑事案件作案人员统计报表(分省)显示:2013年甘肃省抓获总数为2375人,35岁以下涉案人员1022名,占抓获总数的43%;2014年甘肃省抓获总数为2868人,35岁以下涉案人员1001名,占抓获总数的34.9%;2015年甘肃省抓获总数为3099人,35岁以下涉案人员971名,占抓获总数的31.3%。

尽管甘肃省35岁以下吸毒人员和抓获刑事案件作案人员占各自总数的百分比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甘肃省的经济文化发展也处在全国的中下游,但青少年毒品违法犯罪却毫不逊色,甚至可以说是勇立潮头。2011年8月2日,由公安部统一指挥,全国31个省市公安机关同时行动,侦破了“8·31”部督特大网络吸贩毒重大案件,查获涉毒违法犯罪嫌疑人12120余名,破获制贩毒案件490余起,打掉制贩毒团伙140余个、吸毒窝点340余个、制毒工厂(点)22个,缴获毒品300余千克。而这一全国庞大网络吸贩毒案浮出水面是由兰州一普通贩毒案牵出的。警方认定这在当时反映了吸食、贩卖合成毒品违法犯罪的新动向。该视频网站是当时境内最大视频互动交友平台,在年轻人中具有很大影响力,网站注册用户逾千万。公安禁毒部门认定这是一起性质恶劣、涉及面广、传播快、危害很大的新型毒品案件,此案涉及全国各地,吸贩毒形式特殊,危害严重。公安部禁毒局对此案指示:利用互联网大肆进行吸贩毒活动在全国是首次发现,兰州警方通过办理普通案件发现利用互联网吸贩毒警情,应高度重视,特批为部督毒品目标案件。孟建柱同志来甘肃调研时,曾对兰州警方做出了“兰州市公安局大打整体战、合成战、信息战,为成功破获‘8.31’网络贩毒案件做出了很大贡献”的高度评价。甘肃省公安厅禁毒总队队长李红斌说,这是一种新形式的吸贩毒案件,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大多是35岁以下青少年,年龄最小者年仅14岁。

二、甘肃省青少年涉毒问题的危害
众所周知,青少年正处于身心健康成长的关键时期,一旦染毒就会对其生理机能和免疫系统造成极其严重的破坏,诱发多种疾病;也使得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甚至家破人亡;还促使青少年走上违法犯罪的不归路。据《报告》显示:以青少年为主体的滥用合成毒品问题突出,吸毒人员低龄化趋势明显,因吸毒引发的抢劫盗窃、自伤自残、暴力伤害、驾车肇祸等案件事件不断增多,严重危害社会治安和公共安全。

甘肃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省份,由于先天的严酷自然环境,造成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的经济文化更加落后,加上后天的毒品侵扰,使得这些地区的经济文化发展面临“雪上加霜”的困境。以甘肃临夏州东乡县为例,东乡县的人口约21.5万左右,青壮年文盲率高达30%,东乡族平均受教育年限仅为2.7年,近30%的群众不会使用汉语。由于受教育水平的制约,当地群众法律意识十分淡薄。在调查中发现,有3%的涉毒罪犯认为贩毒不是犯罪,而是“一个愿买,一个愿卖”的正当商品交易。在这种贪利或图财的犯罪动机驱使下,无视国法、铤而走险,并以“杀了我一个,幸福全家人,甚至几代人”作为人生信条,全然不顾由于自己的犯罪行为给他人、家庭和社会所造成的巨大危害。可悲的是,有的青少年不从中吸取教训,仍然前赴后继、重蹈覆辙,最终毁灭了自我,贻害了社会。

青少年涉毒已严重影响了甘肃省的经济发展、民族团结和社会进步,使得扶贫攻坚、城乡建设、经济转型战略举步维艰,制约了甘肃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实施,妨碍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历史进程。因此,加强甘肃省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全面推进“6·27”工程,遏制毒品问题滋生蔓延,是一项平安工程、民生工程、德政工程,事关甘肃社会和谐稳定,事关甘肃人民幸福安康,事关甘肃禁毒工作全局。

三、甘肃省青少年涉毒的原因分析
甘肃省青少年涉毒群体同样具有“三低”的特点,即年龄低、学历低、收入低。通过对大量涉毒青少年的走访和调查问卷,对其涉毒的原因系统归纳如下:

1.认识不足:毒品知识的缺乏
青少年介于孩童与成人之间,生理发育迅速成熟,而心理发育则相对迟缓,从而造成身心发育成长的不平衡。因为经历单纯而容易受伤,考虑问题疏于周密而易走极端。有的对家长和老师开展的毒品预防教育“说教”活动持排斥心理,甚至会顶着干,这就为毒品预防教育埋下隐患。据调查显示,相当一部分青少年根本不了解毒品的危害及成瘾快、戒断难的特点,经不住他人的引诱和教唆去吸食毒品;还有一部分青少年对毒品的认识也仅限于图片上的海洛因、摇头丸等,根本不知道娱乐场所中充斥的外观惟妙惟肖、花花绿绿的“糖果”“速溶咖啡”“奶茶”“巧克力”等的“前世今生”;对席卷而来的第三代毒品———新精神活性物质,更是知之甚少,对目前市场上出现的打着“合法快感”“研究化学品”“植物性食品”等旗号的物质不设防,殊不知其毒性、危害性并不亚于传统毒品,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种认识上的“先天不足”,导致一部分青少年面对形形色色“改头换面”的毒品时,根本做不到“拒绝毒品”。

2.认识误区:好奇心驱使下的尝试
青少年身心发育尚未成熟,世界观、人生观尚未形成,思维幼稚,对任何事物都有强烈的好奇心和探索欲望,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想弄个水落石出,甚至非要亲身体验一下,以满足认识上的欲望。但由于对毒品缺乏应有的认识和辨别是非的能力,一味猎奇,对出现在面前的可疑物质不加分析,也不考虑后果,极易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沾染毒品。在一些禁毒宣传材料中,过分夸大、渲染吸毒以后给人带来的“欣快感”,也无疑加剧了一部分青少年的好奇心,让他们觉得尝试毒品有了更充足的理由。在一次全国性的关于毒品的问卷调查中,对于“如果有机会,你愿意尝试一下毒品吗”的调查结果令人震惊,竟然有80%的孩子表示“愿意试一试”。这种青少年特有的好奇心往往就是他们走上吸毒不归路的开端。

3.认识错位:感官刺激与别样的价值追求
青少年对平淡无奇、周而复始的生活容易产生厌倦心理,一旦脱离约束之后,便急切追寻新事物、新风尚,寻找情感的宣泄。受国内外不良思潮的影响,一部分青少年被消费主义和享乐主义价值观潜移默化地影响,合成毒品被他们当作流行文化和前卫文化。他们认为吸毒是富有者的象征,有风度、有派头。一些家庭经济条件好的青少年在这种畸形的“时髦”和“享乐”心理驱使下,花费大量金钱吸毒,以此作为向他人炫耀的资本,结果走上吸毒不归路。某地警方在一娱乐场所“总统套房”内一举抓获35名吸毒人员,原因是两名辍学的高中生过生日,请来多名同学聚会,以吸食K粉助兴,经尿检35人均呈毒品阳性。错位的价值观念误以为“嗑药”“嗨吧”“溜冰”“打K”是时尚、潮流,家长、社会再不及时加以正确引导,青少年自然被拖向难以自拔的深渊。

四、甘肃省青少年涉毒问题的对策
东汉时期政论家、史学家荀悦在《申鉴·杂言》中有一段话:“进忠有三术:一曰防;二曰救;三曰戒。先其未然谓之防,发而止之谓之救,行而责之谓之戒。防为上,救次之,戒为下。”这对我们处理青少年涉毒问题同样具有借鉴意义。《禁毒法》第三条规定:禁毒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以及其他组织和公民,应当依照本法和有关法律的规定,履行禁毒职责或者义务。第四条规定:禁毒工作实行预防为主,综合治理,禁种、禁制、禁贩、禁吸并举的方针。禁毒工作实行政府统一领导,有关部门各负其责,社会广泛参与的工作机制。这是我们应对青少年涉毒问题的行动指南。

(一)政府牵头,部门齐抓
政府牵头,部门齐抓,全力推进甘肃省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6·27”工程。2015年6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见全国禁毒工作先进集体代表和先进个人时强调指出,禁毒工作必须从青少年抓起,从广大人民群众教育和防范抓起,让人民群众积极追求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国家禁毒办、中宣部、教育部等14个部门联合制定了《全国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工作规划(2016-2018)》,决定全面启动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6·27”工程,以10岁至25岁的青少年为重点、以学校为主要阵地,力争通过3年努力,构建完善的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体系,使青少年禁毒意识明显增强,新滋生吸毒人数明显下降。甘肃省要积极响应,加强组织领导,完善体制机制,形成工作合力。要求宣传部门统筹禁毒宣传工作,制定宣传计划,检查推动落实;主流媒体加强禁毒新闻宣传和公益宣传,实现禁毒宣传常态化和全覆盖;网信部门指导各类网络媒体及其移动终端开展禁毒公益宣传;新闻出版和广电部门加强新闻记者的禁毒专业知识培训,建立相对固定的对口记者队伍;文化部门加强对娱乐服务场所的毒品预防教育;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社团组织及乡镇(街道)、社区、村(居)委会等基层组织密切关注涉毒家庭子女、失学失业青少年和初次染毒学生等高危群体,及时纳入网格化管理,切实做好跟踪帮教工作;教育部门确保小学五年级至高中二年级每学期毒品预防教育专题课程不少于2个课时,吸毒人员超过千人的县(区)每学期不少于4个课时,中职、高等院校在学生入学和毕业时开展毒品预防专题教育。以此,全力推进甘肃省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6·27”工程。

(二)学校为主,因势利导
学校为主,因势利导,确保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活动入耳入脑入心。学校是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的主阵地,对甘肃省而言,搞好少数民族地区的文化教育事业,对提高青少年的防毒拒毒意识意义重大。一要广大教育工作者充分认识到开展此项工作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发挥主观能动性,变被动为主动,克服等靠要的思想;二要摆正学生的主体地位,大力倡导参与性教学,让学生扮演角色,参与其中,分享学习的收获;三要配齐毒品预防教育专业课教师和教材,确保学校毒品预防教育活动的连续性和针对性;四要积极借鉴国内外、省内外学校毒品预防教育的好做法、好经验,如澳门特区政府社会工作局于2002年引入以健康生活教育理念及流行药物为题材的“智酷COOL攻略课程”,旨在减低药物滥用及吸烟的情况,针对中一、中二和中三学生分别进行“吸烟睇多面”“CoolTeen有计”“无药一样COOL”三个课程,分别介绍烟、酒精、大麻、K仔和冰毒的危害。

(三)家庭重视,潜移默化家庭重视,潜移默化,筑牢青少年抵御毒品侵袭的第一道防线。在毒情严重的区域依托当地学校,开办“家长学校”,利用周末、农闲时节组织家长学习毒品预防教育基本知识、禁毒法律法规,提高家长的毒品预防教育能力,使其能胜任第一任老师的工作。如澳门社会工作局开办了“新一代健康成长”家长教育课程,通过多种形式与家长一起探讨子女管教、沟通技巧增强、亲子关系巩固等,从而使参加者及早预防子女滥药和发生危险的行为,课程结束后,将为家长颁发证书。针对留守儿童家庭,开展“小手牵大手”“不让毒品进我家”等主题教育活动,依托学校、工青妇组织对留守儿童进行毒品预防教育,编排预防教育主题的文艺节目,寓教于乐。利用逢年过节务工人员返乡探亲之际,广泛开展“甘肃省百万农民工外出务工不涉毒承诺”“甘肃省家庭禁毒承诺行动”等活动,进一步提高外出务工人员的禁毒意识,筑就家庭抵御毒品的牢固防线。同时要加大少数民族地区的扶贫力度,发展民族经济,促进文化进步,改善生态环境,使他们能够安居乐业,彻底改变因贫涉毒、因毒致乱的局面。

(四)弘扬先进,提高修养
弘扬先进,提高修养,使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活动成为自觉行为。党的十八大报告强调:“广大青年要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永远热爱我们伟大的祖国,永远热爱我们伟大的人民,永远热爱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在投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中,让青春焕发出绚丽的光彩。”因此,要坚持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引领广大青少年的思想道德建设,确保“主流”文化占领广大青少年的思想阵地,杜绝一切不良思潮和低级趣味的侵袭,不给其可乘之机和存在空间;要发挥文化的引领、感召和带动作用,让广大青少年清醒地认识到毒品文化的危害,进而用积极、健康和向上的生活方式代替吸毒的生活方式,自觉做到珍爱生命、远离毒品;要充分利用微信、微博、博客、播客、QQ、社交网站等网络媒体,搭建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互动平台,变被动灌输为交流互动;要利用好网上“中国禁毒展览馆”、手机禁毒报、禁毒微信公众号等平台,通过文字、图片、游戏和网上答疑、网上举报、网上奖励等形式,增强参与性、互动性和趣味性;要充分发挥禁毒教育基地的作用,组织社会各界和在校学生参观,接受警示教育。同时,加大对涉毒明星的惩戒力度,净化音频、荧屏、银幕和网络环境,要积极发挥媒体、行业与法律规范的监督治理作用,“封杀劣迹艺人”,禁播以吸毒人员为主创的影视剧,进一步净化和规范影视文化市场,也给广大追星族一个正确的舆论导向。

(五)堵源截流,标本兼治堵源截流,标本兼治,为青少年健康成长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目前,境内外毒品对甘肃已经形成南北夹击、多方渗透的态势。西南境外的“金三角”,已成为甘肃毒品的主要来源地;西北境外“金新月”一带的贩毒集团,把甘肃和兰州市作为其贩毒通道和毒品的重要销售市场;省内外贩毒分子不仅将兰州市作为毒品重点倾销地,还建立了地下毒品加工和销售网络,利用兰州便利的交通条件向其他省、市贩运毒品,使甘肃成为毒品贩运的中转站和集散地,成为毒品过境与销售、加工与贩运并存的重灾区。因此,要遏制甘肃省青少年涉毒日益增长的态势,就必须加大禁毒职能部门的打击力度,坚决遏制毒品来源,最大限度地减少毒品危害,为青少年健康成长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六)扶危济困,惩恶扬善扶危济困,惩恶扬善,利用文化宗教服务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甘肃省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省份,在青少年涉毒问题的治理上,要积极发挥乡规民约和宗教信仰的正面引导作用。对于民族地区文化程度较低的群众来说,禁毒政策、法规的影响力远不如乡规民约或宗教信仰的根深蒂固。譬如,2001年3月昭觉县百姓自发成立了竹核尔古民间禁毒协会,举行神圣的毕摩祭祀仪式,歃血为盟,严厉禁毒。依据习惯法制定乡规民约,一方面成立“禁毒巡逻队”打击贩毒,一方面组织吸毒人员就地强制戒毒;同时利用家支力量,帮助族内生活困难的感染者、病人家庭和孤儿。云南的一些基督教徒开始自发地尝试着用《圣经》的教导帮助吸毒者戒除毒瘾,结果不仅使一些人在不依靠药物帮助下逐渐摆脱了毒品的控制,并且戒毒巩固成效显著。以云南陶城的福音戒毒为例,戒断并保持无复吸率高达80%。因此,甘肃省也要积极利用乡规民约和宗教信仰开展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充分发挥民族文化、宗教信仰的行为规范和价值准则的约束功能,必定有利于预防、减少和控制甘肃省青少年涉毒问题。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社会的希望,做好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责任重大、使命光荣。甘肃要立足现状,勇于担当,真抓实干,全面推进“6·27”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工程。让广大青少年从小认清毒品的严重危害和吸毒的严重后果,从小牢固树立珍爱生命、远离毒品的意识,在人生成长过程中始终坚定禁毒决心、自觉抵制毒品诱惑,最大限度遏制毒品问题滋生蔓延,坚定不移打赢禁毒人民战争,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文章转自广西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6年05期